您的位置:首 页 > 玄幻小说 > 我的1979TXT下载 > 我的1979 > 172、安顿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172、安顿


    窗帘未拉,睁开眼睛,直面的就是明晃晃的太阳。

    用着遮挡了一下,翻转身子,背着光,之后才慢慢腾腾的从床上坐起来。

    起床后,习惯性的先烧开水,泡茶,冲完澡后,一手抱着茶杯,一手拿着烟,望着窗外发呆。

    茶微凉,喝了一点润润嗓子,精神慢慢起来了,这个时候才想起来放在床头的手机,拿起来一看,居然有三个未接来电,都是他老娘的。

    拨通后,接通的很快。

    “跑外面野,把我忘得这么快?连个电话都没了?”何芳在电话里毫不客气的直接质问,“老娘是白养你了!”

    “得,不就是没接个电话,用得着上纲上线吗?”李览道,“昨晚睡觉早,躺床上就睡着了。我手机又是设置的静音,根本没听见,你老可要明察秋毫,不能让我寒心啊。”

    何芳道,“你让老娘寒心才是真的,一把屎一把尿的拉扯大你,老娘容易嘛。”

    李览道,“何老大,咱娘俩能不能好好唠嗑了,这嗑唠叨的稀碎啊。你这样说话,很容易没朋友的。”

    “滚犊子,我是你亲妈,谁跟你做朋友。”何芳没好气的道,“你妹妹那边你也不去个电话,多关心关心,你有多长时间没给她电话了?”

    李览不好意思的道,“大概有一个月了吧?”

    “一个月?你妹妹说,都有半年了!”何芳警告道,“我告诉你啊,你就一个妹妹,可别冷落了。”

    “这丫头现在都会造谣生事了。”李览笑着道,“顶多也就俩月没联系,你放心吧,我等会给她去一个电话。”

    何芳道,“你现在在哪呢?我给你吴淑屏阿姨和陈大地叔叔都问了,她们都说你没去找他们。”

    李览道,“我现在在宾馆呢,等会去看看房子。”

    何芳道,“那行,你这么大了,我也懒得管你,你自己看着办吧,凡是多留点心眼,被人骗了倒是没什么,关键丢我和你老子的人,我俩一世英名,可不能毁在你手里。”

    李览道,“你这么说,我压力很大啊,你还让不让人活了,想我涉世未深....”

    “少废话,就这么定了,我要开会了。”何芳打断他的话,接着道,“对了,别忘记给你妹妹挂个电话,有点做哥哥的样子。”

    李览还没来得及说上一句,老娘就已经挂了。

    顺手拨了李怡的手机,没人接,把手机扔到床上,却突然又响了起来。

    他没看号码,直接接起。

    “喂,没良心的啊,好不容易给我打一次电话,你还只打了一次,怎么不接着打啊?”

    “你真是我亲妹子,我明明记得上个月才通过电话,你怎么在老娘面前造谣说我半年没给你电话?”李览笑着道,“说谎话可不是好孩子。”

    李怡道,“摸摸你的良心,痛不痛!这半年你只拨过我一次电话,其它时间是不是都是我拨你的!”

    李览道,“你的电话拨不通也怪我喽?”

    李怡道,“你说是不是事实吧?你还有什么可狡辩的?”

    李和无奈的道,“我们能不能谈点有建设意义的话题?”

    好男不跟女斗,他认输。

    李怡问,“听说你出去浪了?”

    “什么叫浪?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增长生活经验而已。”李览反驳道,“等你毕业了,你一样有这个权利。”

    李怡道,“我是个有梦想的人,不能跟你这种胸无大志的比,我得在通往梦想的道路上努力加油,奋斗!”

    李览道,“你变了啊,你眼里现在都容不下我了。”

    “切,说的好像我以前眼里有你似得,少臭美。”李怡笑着道,“不跟你多说了啊,我得去吃晚饭了,饿死我了。”

    嘟嘟。

    李怡突然挂断电话,令李览猝不及防。

    李览放下电话,叹口气,妹妹和老娘的脾气是一样的,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高思琪敲门进来,晃了晃手里的豆浆油条,笑着道,“吃点东西吧。你刷牙没有?”

    “谢谢。”李览接过来,放到桌子上,“你吃了没有?”

    高思琪道,“吃了。”

    李览这才大口的吃起来,大概是真饿了,油条豆浆吃的干干净净。

    去卫生间洗了一把脸,漱漱口,然后对高思琪道,“你收拾东西,我们退房走。”

    高思琪问,“我们去哪里?”

    李览道,“我们得找个住的地方,不能一直在宾馆住吧。”

    说话间,他已经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双肩包背在了身上。

    “那你稍微等下。”高思琪又赶忙间跑到自己的房间整理行装。

    李览跟在后面,拔掉了她的房卡道,“不着急。”

    待她行李箱扣上,就接过,帮着推着。

    两个人一前一后下楼,走到服务台,交上房卡,退了押金。

    高思琪身上轻便,先跑下台阶拦下一辆出租车,见李览出来,就给他拉开了车门,然后自己才上去。

    司机问,“去哪里?”

    李览道,“哪里的别墅区比较多?”

    司机道,“浦东陆家嘴那边多的是,走隧道过去近的很。”

    陆家嘴核心区是吴淑屏以一己之力造出来的,亚洲前十的高楼,有五座在陆家嘴。

    所以,进了陆家嘴,等于脱离不了吴淑屏的视线,逃离不了他老子的管辖。

    因此摇头道,“陆家嘴那么贵,我哪里买得起。”

    一边看手机地图,一边问,“那宝山和闵行呢?”

    司机瘪瘪嘴道,“有钱人不住那边的啦。黄埔、静安都不差的。”

    李览笑着道,“那就去闵行吧,哪里便宜,就去哪里。”

    以淮河路为中心扩散开来,是平松的地大地产经营的,他也不会去。

    司机道,“华漕最便宜啦。”

    “华漕?”李览听着耳熟,接着问,“是不是靠近青浦物流园区那边?”

    司机点点头,“是的,不远。”

    “那边也不去。”后面的车子按喇叭催促,李览对司机道,“你先开起来再说吧。”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那边是潘松父子的大本营,他上次和李柯等人一起来的时候,还去潘家的别墅去看过。

    所以,他也把那边给过滤了。

    司机一边开车一边道,“你要是想环境好,去佘山,那边富豪住的多。”

    李览问,“生活配套怎么样?”

    司机道,“有车什么都方便,没车的话那就有点困难了。”

    车子上了内环的高架路,李览望着窗外,除了高楼还是还是高楼,看到沿街有不少房产中介,就笑着道,“师傅,那就继续开吧,咱们往中环一片看看。”

    有人愿意花钱,司机自然没有异议。

    车子行了半个多小时,上了中环,走走看看,没有李览满意的,接着跑出外环,李览又让司机下了高架,避开大路口专门走小路。

    “师傅,麻烦这里停车。”

    司机道,“这边房子很偏的,之前好像开发商出问题了,有七八年了,房子才盖起来,现在还没卖出去完。”

    狭窄的河沟,成片的葡萄园,东一块西一块的稻田,把这处所谓的别墅围在正中间,显得孤零零的。

    李览付完车费,从后备箱拎出行李箱,和高思琪一起站在售楼部的门口。

    售楼部的左边接连是两家修车铺,右手边是一家小超市,老板正闷头坐在里面玩电脑,其余的铺子都是空着的,玻璃门紧闭。

    李览推着行李箱走进了售楼部,只有两个小姑娘坐在前台聊天,好像没看见他似得,他故意咳嗽了一声。

    看到李览走进来,两个小姑娘也很是诧异,出于职业习惯,一个穿着白色衬衫的女孩子礼貌性的问,“你二位是要买房子吗?”

    李览道,“有现房吗?”

    女孩子的喜悦之情溢于言表,抬高嗓门道,“先生,你好,我们这里是拎包入住的,都是现房。”

    李览本身其貌不扬,站在人堆里属于路人甲,穿着也很普通,但是他旁边站着的高思琪很引人注目,他很容易被认为很有钱。

    李览点点头,“是现房就好。”

    “先生,你跟我来,“女孩子带着李览到沙盘前,微笑着道,“我们西郊豪庭位于....”

    李览打断道,“可以直接带我看房吗?这一片的位置我清楚,很偏僻。”

    女孩子讪笑道,“但是,李先生,我觉得我说一点,你可以做个参考,我们这个楼盘是松***唯一在售,纯独栋别墅,由欧洲著名事务所llP设计规划,社区融入山、林、湖景观,品味繁与简,皆从容的人生境界,紧邻国际学校,享利幼儿园,英国学校,通过绕城高速公路、嘉闵高架路等多条线路可到达上海各区。

    项目临近虹桥交通枢纽,包括航空、高铁、高架、轨交组成遍及全国乃至全世界的立体交通网络,有23幢450-1500方独栋别墅、6000方私家森林公园、2000平私家会所,由香港十大KEE CLUB会所运营管理。这边的地铁已经在规划中,作为投资项目,很有潜力的...”

    看着李览脸上的笑意,她越说越心虚。

    自己家的楼盘位置怎么样,她自然很清楚,作为一名优秀的销售,自信是第一位的,但是大概是被打击的多了,来一个走一个,她的底气现在是越来越不足。

    不过,李览说要看房,她没法拒绝,往服务台拿了一串钥匙,带着李览进入了小区。

    “我们这里总共有二十三栋,目前基本已经出售完,你运气挺好的,还剩下最后两栋,这是公司内部预留出来的。”女孩子一边走一边介绍。

    一只老母鸡突然从树丛里窜出来,接着是一条大黑狗从里面追出来,李览和高思琪吓了一跳,只有那个销售女孩子面不改色,大概是习以为常了。

    不过她脸上的尴尬是如何都掩饰不了的。

    站在一栋二层小楼前,女孩子先上前打开了大门,李览两个人随后跟在后面。

    “想不到里面还不错。”李览楼上楼下的溜达了一圈,对里面的装修他没有丝毫兴趣,但是里面干净整洁,桌椅板凳齐全,厨房完备,“能凑合看吧。”

    这套房子靠近最里面,左手边是一条河,右手边和前后是别的单元,站在窗户边,还能看见对面住户门口绿油油的菜地。

    另一套房子夹在小区的中间,他就不愿意看了。

    女孩子对李览这一番做派不以为然,别墅区除了位置不佳,从布局到装修都是第一流的,笑着道,“别墅很少做精装修出售。但近些年来,无论是高科技住宅还是精装修公寓都把居者的生活体验放到了第一位。对于别墅而言,上上下下里里外外数层,数不清的起居室、厅堂让住户在设计煞费苦心。

    新一代的精装修别墅将基础硬装做好,留下软装部分让业主自由发挥。

    李先生,你看看厨房的油烟机、燃气灶全是知名品牌,装修的材料全部是环保的,不会对人体造成伤害。”

    李览笑了笑问,“多少钱?”

    “17320,总共是630平。”本有的漫不经心的女孩子,见进入正题,勉强打起来精神,笑着道,“李先生,你要是愿意买的话,我可以向经理申请9折,首付给三成就可以了。”

    李览问,“如果全款是几折?”

    “八折。”

    李览道,“那你帮我算算多少钱吧?”

    “是贷款?”

    李览笑道,“全款。”

    “那李先生,我们去售楼部吧。”女孩子还是没有多大的信心,进入付款环节,才是真正的成交。

    很多客人拿到总报价单以后,总以考虑考虑为借口,一去不复还。

    李览道,“大概算算吧。”

    女孩子道,“如果折扣能够申请下来,接近九百万。”

    统共只有两套房源,价格早就算在心里了,根本不需要再拿计算器。

    “不到九百万?”李览笑了,他简直不敢相信,浦江还有这么便宜的房子。

    从内心来说,他跟他老子一样,没有任何的区位歧视。

    前两年,他小叔李阔要买别墅,三环以内的嫌弃贵,三环以外的嫌弃偏,他老子直接送给他小叔一句话:别当郊区不当首都。

    他小叔这才下定决心在通州花了1600万买了一套。

    现在,同理,这个理论也可以放在浦江:别当郊区不当魔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