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玄幻小说 > 我的1979TXT下载 > 我的1979 > 188、影子下的力量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188、影子下的力量


    搬一把椅子,坐在门口,狮王的脑袋枕在他脚上,他笑笑,掏出来手机,打开企鹅,一个叫‘疾风之枪杀’的头像在那闪来闪去。

    这是他堂叔李阔的儿子李秉发来的。

    “哥...”

    “哥在?”

    “我亲哥,你在?”

    “急急如律令!亲哥快显灵。”

    “....”

    一连串有十来条,他没空一条条看完。

    他回道,“干嘛?”

    对方的头像是灰色的,本以为会不在线,没想到他刚发出去,手机就唧唧的想起来。

    “真是我亲哥,你在呢?”

    “急死我了,发信息你也不回!”

    一连发了两条。

    “你在抱怨?”李览回道。

    “不敢,不敢。跟你商量个事情。”李秉回复的很快。

    李览不用听他说都知道是什么事情,无非是借游戏账号罢了,自从实行游戏实名制以后,李秉的账号无论在哪个区玩,那个服务器区将瞬间沦为鬼区。

    这当然是李老二的杰作。

    李秉沉迷游戏无法自拔,防沉迷系统已经无法阻拦他了。

    李阔找到李老二,李老二发号施令。

    从此以后,李秉面对的游戏难度就变成了地狱模式,再炫酷的技能也杀不死小怪,无法组建队伍,没有了pk的对象,没有了帮派,完全体会不到游戏的乐趣。

    他即使再傻,久而久之,也明白了什么。

    没办法的情况下,他只能借同学的账号玩,但是,最后的结果都是一样的,受他牵连,同学的账号也变成了废号。

    同学们以为他做了什么手脚,把他们的账号弄废了,游戏和友谊哪个重要?

    当然是游戏。

    因此,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再也没人肯借账号给他用了。

    他借了这么多账号,唯一一个账号没有出过状况的,就是他哥哥李览的!

    所以,他要玩游戏,只有央求他哥哥李览,至于他老子和大伯李老二,他是完全不做考虑的,从他们那里能讨到好,无异于痴人说梦。

    李览回复道,“今天不是休息日,玩什么游戏?你不去上课,还玩手机,你老子扒你皮。”

    “哥啊,放暑假了!”接着又放了一个捂脸笑哭的表情。

    自从毕业以后,李览不怎么关注时间了,早起晚睡已经成为日常生活,是工作日还是双休,也与他无关。

    “暑假作业写完了,你网瘾这么重,你爸没送你去电疗是客气的了,收敛点吧,多用点心思在学习上。”

    “哥啊,我亲哥,能不能盼我点好?”

    李览还没来得及回信息,接着又收到一条。

    “游戏嘛,我又不是天天玩,你放心吧,我就玩一个小时,现在在外面呢,你放心,我爸不会知道的。”

    李览心肠软,其实心里有点同情李秉,毕竟他小叔没什么文化,管孩子一味的死板,搞一刀切,不懂劳逸结合的道理,因此回复道,“密码是手机号中间八位,两个小时后我改密码。”

    回复完,就把手机放在了桌子上,就没管李秉说什么了。

    喝完一杯茶后,跑了一趟厕所,终于感觉喉咙舒服许多。

    把门关上,狮王扔到车上,开车出去买了一根鱼竿和一些饵料回来。

    一人一狗,躲在大柳树底下钓鱼。

    三个多小时过去,太阳越发毒辣,李览只钓了一条鲫鱼崽子,吃不能吃,养不能养,干脆重新丢进河里,收杆回家。

    齐悦的车子正停在门口,李览心知她们回来了。

    齐悦站在门口道,“成果怎么样?”

    李览把鱼竿竖在门口放着,笑道,“钓鱼的水平不行,人家一拉一个,我是啥都没钓着。”

    齐悦看看水桶,果然是空着的,很知趣的不再继续问,只是道,“我跟高小姐去我同学的公司参观了,高小姐大概有点顾虑,可能需要考虑一下。”

    李览道,“关键你同学怎么说?他说好,我这边再定。”

    齐悦道,“有钱给她续命,她自然没有不同意的道理,简直是求之不得,她到处找投资,非常不好找,困难着呢。现在的人浮躁的很,资金都愿意往股市、地产、互联网里面进,那来钱怎么都比传统行业强,又苦又累,回报率低,效益又不能立竿见。”

    高思琪在那打扫卫生,擦桌子,李览朝她招招手,待她过来,说道,“怎么样,今天是什么收获?”

    “这边我还没怎么看过呢,你们先聊着,我到河边那边去溜达溜达。”齐悦说完,就径直出了屋,往河边方向去。

    李览掏出来一根烟,在鼻子上嗅了嗅,拒绝了高思琪递过来的火机,笑道,“不抽了,现在越发没脸没皮,抽的太凶,准备停掉,烟酒并行。”

    终于变成了他自己都讨厌的人。

    高思琪道,“男人在外面应酬,烟酒总少不了的,少抽一点就是。”

    “糊弄人的鬼话呢。”李览笑着道,“有些人抽烟只是为了迎合群体,想合群,是缺乏自律的表现。”

    高思琪道,“那不抽最好。今天那边我去看过,公司很大气,员工也很多,那个吴小姐,就是齐小姐的同学,也非常好的一个人,和我说了很多,还是许多都不怎么明白...”

    越说声音越低,“我高中没上完的,很笨的。”

    李览道,“关键有没有信心?有信心的话,这事就能成,不管什么事,无非靠人做,又不是搞科技,需要数理化知识,化妆品公司的主要内容应该是营销和管理上面,花点时间,认真钻研,应该能行的。”

    高思琪道,“那你觉得我行吗?”

    李览道,“放心大胆去做吧,你哪怕不相信自己,也得相信齐小姐和齐小姐的同学。至于投多少,等会我和齐小姐商量。”

    高思琪犹豫了一下,还是道,“那边公司距离这里有点远,开车要两个小时呢,如果转地铁,坐公交,估计要花费三个多小时。”

    李览道,“那你等会把东西收拾好直接跟齐小姐走吧,让她帮你挑一套房子租下来,离着公司上下班近,省的你来回折腾。”

    高思琪道,“你是赶我走吗?”

    李览道,“不光是男人需要事业,女人也需要自己的事业,相信我,等你经济独立,你看问题想事情的角度又是另一番样子。”

    高思琪低着头,一言不发。

    李览去自己的卧室,从包里拿出来一沓钱,放到高思琪面前道,“一万块钱,你先用着。”

    高思琪道,“你上次给我的钱,我还有剩下。”

    李览道,“拿着吧,手里钱多,也充裕一点,放心吧,不会收你利息的。”

    高思琪最终还是拿起来钱,转身上楼去了。

    齐悦外面转悠一圈回来,发现客厅只坐着李览一个人,笑问,“高小姐同意了。”

    李览道,“同意是同意,只是信心不是那么足。你那个同学有什么条件没有,愿意出让多少股份,怎么作价?”

    齐悦自顾自的倒了杯茶,抱着茶杯道,“前段时间,她还有点端着,现在经过挫折,受了打击,傲都傲不起来,只要有钱进来,她就阿弥陀佛了。

    当然,在商言商,我也跟她认真谈过,1200万,她愿意出让百分之五十,价格上,大概还能谈,至于让她放弃大股东身份,估计可能性不大,这等于是让她卖公司了。”

    李览道,“我相信你,价格上你定妥就行,这个我不插手。高思琪左右什么也不懂,刚好缺个领路人,你这个同学要是直接卖公司,还怕她不肯尽心呢,既然可以一人一半股份,那就是再好不过。”

    齐悦道,“李先生,你放心吧,事情我会办妥。如果她辜负了你的希望,我也不会徇私。”

    李览道,“资金上,你看这么办行不行,去通商银行,以我个人名义,替高思琪做担保贷款。”

    齐悦道,“李先生,其实何必这么麻烦呢,六六科技旗下有一家金融公司,只要你同意,完全可以以公司的名义借款给高小姐。”

    “这样合规吗?”李览接着问。

    齐悦道,“你是六六科技的大老板,而这家金融公司又属于六六科技全资控股,只要你同意,就完全没有问题。”

    李览点头道,“那你全权处理吧,等会让她跟你一起走,帮她租一套房子,不用从我这边来回跑。”

    齐悦听见这话,貌似参悟到什么,颔首道,“我明白了李先生。”

    高思琪拎着一个大箱子从楼上摇摇晃晃的下来,李览小跑过去,给接到手里。

    齐悦上车了。

    高思琪面对着李览,几次欲言又止。

    李览道,“上车吧,有事打我电话。”

    “谢谢您,你是个好人。”沉默好久,高思琪才说了这一句,最后还是坐上了车。

    看着车子逐渐远去,李览没有留恋,反而松了一口气,好像尽完了什么责任似得。

    高思琪走后,剩下李览一个人,别墅突然又显得空旷起来。

    不过,他向来是习惯孤独的,和有无人陪伴无关,只有寂寞的人,才需要人来陪。

    太阳落山,坐在草皮上,手里捧着书,不时的注意鱼漂的动静,待太阳落尽,还是同中午一样,一无所获。

    回到家,潦草吃了点东西,研究了一会棋谱,眼睛就睁不开,大概是昨夜透支太多精力。

    第二天早上。

    因为忘记把狮王关进笼子,五点半,太阳刚出来一点红,就被狮王给叫醒了。

    “你真比闹钟还准时。”李览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起来,打开大门,狮王一下子钻进了草丛里,他检查一遍屋里,嗅嗅鼻子,既没有臭味,也没有尿骚味,才放下心,“算你懂事,要是敢在屋里乱撒乱尿,要你好看。”

    脏衣服扔进洗衣机后,开始做早餐,所谓的早餐也就是一锅稀饭罢了。

    吃好早饭,晾好衣服,他又开车去菜场,一下子买了两天的菜量。

    齐悦打来电话的时候,他正在研究红烧排骨的做法。

    “李先生,最终价格在1000万,百分之五十的股份。”

    “你觉得没问题就签吧。”李览歪着脑袋用肩膀夹着电话,一手窝着锅柄,一手拿着锅铲在锅里翻炒,眼看就要糊掉了,急忙道,“行了,挂了。”

    油放少了,酱油过多,黑乎乎的一团已经粘住锅底,他没辙,只能往里面倒上水,然后盖上锅盖。

    心道,“好不容易研究一下厨艺,还做糊了,看来没有做厨子的基因,不过却是不耽误我做美食家的。”

    如此一想,心里坦然不少。

    等把饭盛好,菜端到桌子上,齐悦的电话再次打进来。

    “李先生,合同已经签了。”

    李览道,“那就好,剩下的我想管也管不了了。”

    齐悦道,“李先生,高小姐要和你说两句。”

    李览还未应好,就听见了高思琪的声音。

    “谢谢您,你不用操心的,这里挺好的,齐小姐已经带我租好房子,房子挺大,小区环境也不错,公司挺好,吴小姐单独给了我一间办公室。”

    李览道,“那努力加油。”

    高思琪道,“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关键不要让自己失望。”

    李览挂掉电话后,捡起筷子,夹起一块排骨尝了尝,颜色不好看,但是味道还是能入口,对此他表示还算满意。

    一连几日,日日锤炼自己的厨艺,排骨终于做出接近书本上说的那种油光发亮的金黄色,至于味道,他吃一口就吐出来了。

    潘少均进门看他这一脸苦相,取消道,“你也是没谁了,自己做菜能把自己恶心住。”

    李览咕噜咕噜涑完口,笑道,“从来不放鸡精味精什么的,今天作死,放了一点,有点腻歪。你今天怎么有功夫了?”

    潘少均已经来过一次,李览想不到他隔天居然又来了。

    潘少均道,“我老子听说你来了,然后我又没告诉他,他就把我大骂一顿,你今天不请我大吃一顿,你都对不起我。”

    李览笑着道,“请你吃饭倒是没问题,不过潘叔怎么知道我来的?桑春玲说的还是佘子羚说的?”

    潘少均好奇的道,“你不知道?”

    李览问,“我该知道什么?”

    潘少均更是疑惑的道,“上次在酒吧的事情你没跟李叔叔说?”

    李览确实没有和他老子说过,心下意识到什么,催促道,“别废话,直接说,你可不是磨蹭性子。”

    潘少均道,“安家最近倒大霉,首先是安信集团旗下安信铜业,银行跟商量好似得,取消授信,全部抽贷。

    还有安信信托,质押物大多数是房产、股票,最近有两个涉及十几亿的信托项目就出了委托,一个融资方是地产公司,楼盘盖到一半,突然也没钱了,同样是银行抽贷,另外一个融资方是是一家奶品公司,闹出了三聚氰胺的丑闻,质押的股权全部被法院冻结,你想过没有,如果融资方的质押品贬值,或者楼盘卖不出,导致现金流不足,既无法按期对付,又无法增加新的股权质押,会出现什么情况?”

    李览道,“如果安家有现金流,自然能度过兑付危机,还有一种办法,那就是找资产管理公司接盘了。”

    安信道,“关键是安信集团是纸面财富,现金流是没多少,不管是想从银行贷款,还是找资产管理公司接盘,李叔叔不同意,哪个银行敢给贷?哪个资产管理公司敢接盘。”

    提到李老二的时候,两眼放光,一副崇拜的样子。

    李览心里却高兴不起来,他终于确定他活在一个什么样的世界了,忍不住点根烟,接着问,“那年丰呢?”

    潘少均兴奋的道,“年丰?那还用问嘛,肯定凉凉。我自己都没想到,这家伙表面看起来光鲜亮丽,内里这么草包,外面居然全是债务,硬赖着不还,听说陈大地把债权人都给找过去,出钱出力,一起到法院起诉,再不还钱,法院是要强制执行的。

    还钱他肯定是还不起的,至于拍卖之后,那肯定是名副其实的负翁了。”

    李览挠挠头,显得很苦恼的样子,让潘少均很不解,接着道,“你怎么了?要是对处理结果不满意,日子长着呢,慢慢料理他们就是,反正凭着李叔叔的手段,这些人根本没翻身的机会。”

    对李老二,他简直钦佩的无以复加。

    李览笑着道,“没事,那我爸给潘叔叔打电话了?”’

    他终于明白他活在什么样的世界了。

    处在一个到处是李老二身影的世界。

    潘少均摇摇头,“我没细问,不过这次是陈大地和那个潮州佬张先文联手做的,不过你想,我老子瞧见这动静了,他能不问?他问了,他们又能不说?”

    李览进厨房拿出来一袋子花生米,倒进盘子,启开啤酒,先在潘松面前放了一瓶,然后自己手里拿了一瓶,“来,陪我喝一点。”

    不等潘少均回应,自己先灌下去半瓶。

    潘少均抿一口后,用手捏了两粒花生米,一边嚼一边道,“你有什么心事,是兄弟尽管说,能做的我一定没二话。”

    李览道,“我能有什么事,不缺吃不缺喝,连钱都不缺,从出生就注定已经是人生赢家,我还能有什么不知足?你说是不是?”

    潘少均道,“你无要紧事体,天天吃吃喝喝好喽。”

    李览应和道,“是啊,吃吃喝喝就好,不需要努力就能躺赢,多好。”

    潘少均感觉哪里不对劲,咂摸咂摸道,“我越听你这话,越觉得不对劲,你小子肯定有事体。”

    犹豫了一下,还是问,“你不会和李叔叔吵架了吧?其实你该看开点,像我老子,不也经常把我骂的狗血淋头,男女间奉行打是亲骂是爱,用在爷俩之间也更贴切。

    我上面是个姐姐,人在国外,有她的事业做,只剩下我一个小子,将来不都是我的嘛,想想清楚,人生挺美,让他骂两句就是了,又不少块肉,就是让他打两下,也不打紧的。”

    李览道,“我妈说,父子间本是相生相克,你连你老子都镇不住,将来还能有什么出息?一味听老子的,不是孝顺,那是愚昧。

    一代人该有一代人的想法

    大体她就是这个意思。”

    潘少均琢磨来琢磨去,最后问,“你该不是为了叛逆而叛逆吧?”

    ps:谢谢大家的支持,希望大家多多的支持正版,那么老帽继续加更。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