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言情小说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TXT下载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 第5273章 气浪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5273章 气浪


    见袁克农动身,袁家的核心成员全都移步,把议事厅的门口封了个严严实实,皆是凶神恶煞地瞪着陈阳,一副要把陈阳吃了的架势。

    袁克农体内星能涌动,冷声道:“年轻人,袁家不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

    “滚开。”

    陈阳淡然道,就像没看见拦路的袁家众人,迈步朝前走去。

    “找死。”

    袁克农杀气腾腾,终于出手。

    他是假府后期境界,在云暮城是最顶尖的高手,此刻他星能汹涌,威势不凡,令袁家众人露出敬仰之色。

    在他们看来,陈阳即将变成一具尸体。

    可没等袁克农出手,陈阳暴喝一声:“滚。”

    气浪陈阳的口中发出,没有丝毫能量波动,只有气流和震颤的声音,却是威势无匹,不可抵挡。

    战斗议事厅门口的袁家众人,包括袁克农,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就被震飞出去,个个都摔得四脚朝天。

    蕴含了音属性的气浪,震得袁克农等人七窍流血,骨骼崩裂。

    院子里的袁家护卫见此,全都吓得目瞪口呆。

    眼看陈阳走出来,他们忙不迭地往四周散开,脸上满是恐惧、震惊的神情,无不是吓得瑟瑟发抖。

    袁克农、袁红等人,此刻已经懵了,脑袋嗡嗡嗡的作响,头部剧痛,就连五感也陷入紊乱。

    过了一会,假府期的袁克农才缓过神来,从地上爬起,一脸惊惧地看着陈阳,目光中满是忌惮。

    他虽然猜测陈阳背景强大,但从未想过,陈阳本身的实力,居然达到了这种程度,完全碾压他。

    光是声音,便可将他们掀飞,若是出手,只怕在场所有人,瞬息间就会没命。

    这个年轻人的境界,至少是真府中期。

    陈阳迈步往外走去,袁克农没有了先前的镇定,吓得往后退了两步,心底发颤,害怕陈阳一个不爽,把自己给杀了。

    不过,陈阳连看也没有看袁克农一眼,继续往外走去,道:“条件已经告诉你们,照办即可。否则,袁家覆灭。”

    话音落下,袁克农皱了下眉头,条件反射地点了点头。

    没等众人看清楚,陈阳身影一闪,消失不见。

    院子里陷入了寂静,所有人小心翼翼看着陈阳消失的位置,生怕他突然出现。

    也不知过了多久,被陈阳音波掀飞的袁家众人,这才跌跌撞撞的全都爬起来,一个个七窍流血,面色惨白,伤势都不轻。

    刚才这些人趾高气扬,但现在却灰头土脸,瑟瑟发抖。

    陈阳的实力,彻底震慑了他们。

    就算陈阳已经走了,余威犹在。

    “父亲。”

    袁红擦了擦脸上的鲜血,跌跌撞撞地走到袁克农的面前,颤声道:“我……我们现在怎么办,难道真的要把资产分割给杨茗那个贱人?”

    一听这话,袁家众人都面色难看。

    袁家如今在云暮城是如日中天,未来的发展道路也会十分顺利。

    但若是把资产分割给杨茗,对袁家的影响极大,这绝不是任何一个袁家人愿意看到的结果。

    袁家一个个都愁眉不展,目光聚集在袁克农的身上,等待他想办法。

    沉默了下,袁克农目光一凝,似乎做出了一个重大的决定,沉声道:“看样子,只能请老祖出关了。”

    哗。

    此言一出,在场袁家众人是一片哗然。

    袁红眼睛放光,激动道:“哼哼,老祖若是出关,别说那小子了,就算是他背后的人,也得掂量掂量。”

    “此事不是那么简单。”

    袁克农看了眼袁红,沉吟道:“那人年纪轻轻,就实力非凡,而且有恃无恐,只怕背景比我们想象的更大。所以,即使是老祖出面,也顶多是保住我们的资产,如果要杀他,还需要从长计议,调查清楚他的背景才行。”

    袁红眼珠一转,道:“父亲,可以暗杀他。”

    “就算是暗杀,终究有真相大白的时候,还是小心为妙。”

    袁克农面色渐渐阴沉下去,道:“不过,若是他真的毫无背景,那我必然要把他抽筋扒皮!”

    ……

    杨茗站在柜台后面,招呼着往来的食客,脸上始终挂着微笑,但内心却十分苦楚。

    自身的处境且不说,最让她担心的,是弟弟的病况。

    如今弟弟已经全身瘫痪,若是持续下去,只怕连意识也没了,甚至连命都会丢。

    可是,现在却没有诊金,可以向云暮城第一名医丁九针求医。

    “唉,没想到看走眼了。”

    杨茗心里暗叹一声,想到陈尔竟然忘恩负义,她颇为后悔帮了陈尔。

    早知如此,不如让陈尔被张达和抓走,至少还能省下积攒的灵石,可以救弟弟的命。

    现在,却是两头空。

    正思索着,张达和熟悉的身影,出现在酒楼门口,让杨茗心底咯噔一跳,连忙满脸堆笑迎上去:“张大哥,怎么这么快又来了,是留恋我们家的酒菜吗?”

    虽然对张达和厌恶至极,但杨茗却只能奉承对方,否则只是这一个小小卫兵头目,就能给她带来巨大的麻烦。

    可是令杨茗没想到的是,张达和连忙弯腰,一副小心翼翼的样子,脸上露出难看的微笑,一瘸一拐地走进来,紧张道:“杨老板太客气,我就是来给您送点东西。”

    一边说这话,张达和四处张望,想要看看陈阳是否在此。

    而杨茗、小余等人,看到张达和这副模样,全都大吃一惊,心说这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对对对,是来给杨老板您送东西的。”

    “杨老板,以往有做得不好的地方,还请您多多担待。”

    “杨老板以后若是有什么需要差遣我们的地方,尽管开口,我们必然万死不辞。”

    张达和的几个跟班,也是点头哈腰,一脸谄媚的样子,把杨茗看得懵了。

    “张大哥,你……你这是怎么了?”

    杨茗摸不着头脑,连忙上前去扶张达和,生怕张达和又给自己整出什么幺蛾子来。

    张达和却是吓了一跳,生怕杨茗碰到自己,连连往后退,道:“杨老板,不,不用扶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