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都市小说 > 大王饶命TXT下载 > 大王饶命 > 1232、阵眼持有者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1232、阵眼持有者


    新亭刀可以说是迄今为止的第一个遗迹,在灵气复苏刚刚开始的时候就被天罗地网发现,并且探索完毕。

    据说当时天罗地网有不小的伤亡,也是没想到里面那么危险,而且也没有面对遗迹的经验。

    一般情况下天罗地网探索这种遗迹的时候都是派精英小队进入,结果进入遗迹的修行者都是随机传送的,直接给聂廷他们来了个下马威。

    还好聂廷自身足够强横,不然那次遗迹可能不少人都要凉了。

    这个西北遗迹要被老挝遗迹更早一些,也不知道世界上的第一个遗迹会不会藏着更多的秘密?

    可惜上次空间通道开启的时候曹青辞去了吕宙,现在想找新亭刀都找不到。

    那个时候第一次空间通道开启结束了,成秋巧和陈祖安天天守在龙门要塞的工地上,然而据他们所说曹青辞更狠,直接守在空间通道门口。

    当空间通道开启之后曹青辞便再也没出现过,也从未发现过她的尸体,很可能已经乔装进入了吕宙。

    曹青辞可能进入吕宙的结论,便是这么得出来的。

    这位姑娘师承聂廷,当刺客、潜伏真的是一把好手,那么多黑羽军都没发现她的异常并不是不可能。

    如今吕树已经发现,阵眼世界里藏着的秘密大多都和吕宙有点或多或少的关系,吕树甚至想把所有阵眼都拿到手里,然后进入每一个遗迹探索一下究竟。

    他怀疑遗迹便是老神王的星图,老神王也不知是什么时候开始布局这一切的,竟然花了这么大的手笔。

    可吕树现在无法使星图脱离自身,如果强行脱离的话便会对自己的修行境界产生影响。

    要知道吕树的实力来源便是星图,如果强行将星图从自己身上剥离,肯定会跌境啊,就算不跌大境界,总要有个虚弱期什么的吧?

    所以……老神王是在埋下这些遗迹的时候,被人趁虚而入了?

    吕树不排除这个可能性,但他也无法确定。

    此时吕树准备跟陈百里告辞,他得去找钟玉堂了,毕竟天罗地网的情报网络比他自己瞎找阵眼可强多了,想要收回那些阵眼,必须借助天罗地网的手段。

    结果就在他准备离开的时候陈百里忽然迟疑着拦下了吕树,吕树好奇道:“有事吗?”

    陈百里憋了半晌说道:“你能不能给陈祖安那小子找个女朋友?”

    吕树:“……”

    陈百里这位老道士真的没什么世俗名利欲望,但是他们这一辈的人对于血缘延续真的很看重,现在年轻人很多都不理解保留祖坟或者祭祖的行为了,但是对老一辈不同,他们认为死去后是会面对列祖列宗的,也把光耀门楣当做己任。

    所以陈百里无房无车,并不意味着他一点企图心都没有。

    可问题来了,他现在想让陈祖安另立门户,这特么血缘延续总得有个老婆吧,结果陈祖安连女朋友都没有,更别说老婆了。

    “这个我真是有点爱莫能助啊,”吕树哭笑不得:“他完全是凭本事单身的……”

    “那可怎么办才好,”陈百里纠结起来,好好的一个计划却卡在这么小的一件事情上了。

    吕树沉吟了两秒,他看着如今已经“返老还童”变成中年人的陈百里试探道:“要不你自己来?”

    陈百里再次陷入深深的沉思……

    “来自陈百里的负面情绪值,+666!”

    说完之后吕树就跑了,他有点担心陈百里恼羞成怒。只不过他找到钟玉堂说明来意之后,钟玉堂都震惊了:“你要现在所有阵眼拥有者的信息?还要知道他们在哪?”

    这特么用脚趾头想想都知道吕树要干嘛了啊,钟玉堂在心里简直为那些阵眼拥有者们默哀,以前天罗地网就算实力再强大也没想过要把阵眼全都收回来啊!

    然而吕树不一样,他就跟拿回自己的东西似的,还是那句话,记忆可以不要,财产一分都不能少。

    而且如今能够重新打开阵眼内遗迹世界的人,全世界就吕树、聂廷、石学晋三个人,所以遗迹里面基本都是原生态,吕树重新探索的价值很高啊。

    就吕树所知,还有好几个遗迹的阵眼守护者都没被杀死,最终阵眼都是被智取,而不是硬刚了正面。所以他很有可能再得到什么有用的信息。

    钟玉堂查询了一下天罗地网内部的资料:“我们倒是有九成的阵眼拥有者信息,毕竟都不是什么无名小辈。”

    钟玉堂这话说的倒是没错,能够拿到阵眼的人除非走了什么狗屎运,不然哪有弱者去争夺的份?所以天罗地网就算以前没抢,但阵眼落在谁手里这么重要的信息还是要留存的,而且还会继续关注阵眼是否被转手给其他人。

    “那个,我想问一下,”钟玉堂小心翼翼的问道:“你问他们的情报是想要干嘛?”

    吕树正气凛然的说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他们拿阵眼在外面溜达是很危险的,我要帮他们保管一下。”

    钟玉堂心说这当了天罗就是不一样啊,以前都不找理由的,现在都知道找个冠冕堂皇的理由了!

    然而就在此时,外界的情报反馈回来,让钟玉堂吃惊的是,出问题了!

    吕树看到钟玉堂的神情便好奇:“怎么了?”

    “我们现在能立刻找到的阵眼主人……都死了,阵眼已经不知所踪!”钟玉堂深吸一口气说道。

    他没想到,吕树开玩笑似的找个借口说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结果现在一语成谶!

    钟玉堂有点感慨,以前是遭遇吕树的人容易出事,现在是被吕树盯上的人就会出事?

    吕树皱眉说道:“这不是一个巧合,没道理这些阵眼持有者同时出事。”

    “倒也不是同时,因为我们也不确定他们具体什么时间出事的,海外情报力量虽然倾注了很多心血,但我们也没法做到24小时实时关注所有重要人物,”钟玉堂解释道:“不过这件事情确实蹊跷,我们得查查到底是谁干的。”

    “不用查了,”吕树摇摇头:“查不到的,而且我大概猜到是怎么回事了,应该是那些奴隶主干的,没想到他们还带着这个目的。”

    谁会对阵眼如此感兴趣,而且还有这样的实力猎杀全球阵眼持有者?除了吕宙,不会再有这样的势力了。

    “还有谁的阵眼没被夺走吗?”吕树问道。

    “有迹可查的还有一个,在基金会手里,”钟玉堂说道。

    吕树叹息,终究还是要去面对李弦一了,面对这18年来基金会与傀儡师、老神王之间的一些恩怨纠葛。

    回来这么久了吕树都没有去找李弦一,结果终究还是躲不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