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都市小说 > 大王饶命TXT下载 > 大王饶命 > 1296、王座之上(第一更)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1296、王座之上(第一更)


    寂静的王城忽然又重新热闹起来,只不过没人大声喧哗,全都是默默走出家门来到神王宫附近,想要看看到底会发生什么事情。

    这些年来王城百姓其实是非常想念老神王的,不然王学家也不会靠着神王诗词就能吃的肥头大耳满嘴流油。

    虽然18年前换了新王,但不知道怎么的,大家心里真正意义上的王也不过是吕神一人而已。

    有些人,有些事,无可替代。

    吕树在前面走着,静静的走过高高的灰瓦宫墙,张卫雨等人就在后面跟着保持了一定的距离,他们看着吕树的背影,就像是回到了自己最辉煌的时光里。

    虽然武卫军已经改名叫御龙班直了,但真正经历过那段时光的人,只剩下他们这些内殿直还有刘宜钊他们几十个人了。

    回忆起大家在这座神王宫里度过的日子,张卫雨眼眶忽然一红,不过好在他并没有拉起面甲,所以没人知道他此时的脆弱与激动。

    每个内殿直的手都已经按在了腰间的天下潮上,外面的王城百姓就眼睁睁的看着他们走进神王宫,马上又要走进那座恢弘的主殿。

    那个把王城赌徒给送进龙隐河的少年,今天要登基成王了吗。

    所有人心里都按捺着疑惑与亢奋,他们对于老神王的期待,甚至让他们忽然觉得吕树把赌徒都给逼进龙隐河的事情,还挺可爱的……

    以前的吕宙人民,就挺爱传说老神王平日里干的哪些缺德事,近几百年来好像老神王微服出巡干的缺德事真挺多的,但老百姓们不会觉得老神王有多么缺德,崇拜的力量反而让他们觉得这样的神王更加可爱一些……

    而现在,他们回想起吕树干的那些缺德事,这可不就跟老神王一个尿性吗……

    想到这里,他们内心中便又信了几分。

    吕树察觉到了张卫雨的紧张,他脚步未停却笑道:“不用紧张,若是那幕后之人就在这神王宫里等着我,那事情就简单多了。对方不会拿这里作为战场的,一定会选择他们最有优势的地方。”

    这就是吕树的判断,幕后之人会留在这神王宫里吗?肯定不会,他心中已经有了大概的猜测,虽然还没法最终确定是谁在作祟,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即便这神王宫里有人,也不会是正主。

    吕树来到主殿前面拾阶而上,他已经感觉到了里面的能量波动,有人,但能量波动也不过大宗师而已。

    吕小鱼尝试将神王宫化为尘土,可是意外发生了,这神王宫似乎受到了某种法则力量的保护,根本就不是安东尼可以瓦解掉的。

    事实上这么多年来,曾经能够毁掉一半神王宫的人,也只有同样超脱大宗师境界的剑庐主人而已。

    吕树站在主殿之前对里面笑道:“装神弄鬼,是谁敢假传圣旨?”

    里面忽然有一个声音笑道:“为何是假传圣旨呢,这世界已经没有真的王了。”

    吕树踏入主殿,赫然发现里面那个坐在王座之上的人,只是一团黑影而已。

    吕树和吕小鱼对这黑影的形态简直再熟悉不过,那是暗图凝聚出来的魂魄!这是他们都万万没想到的,在吕树和吕小鱼的观念里,这世界上如今存在的应该只剩下一个星图和一个暗图。

    上一代星图的主人便是老神王,而上一代暗图的主人吕洛儿早就转世成为了卡洛儿!

    所以这世上应该没有暗图了啊,这魂魄又是从何而来?

    吕树看向卡洛儿,他发现卡洛儿也在皱眉思考。

    这个问题其实很关键,因为时至今日吕树依然不明白到底卡洛儿是为何转世的,按照张卫雨所说他们23年前闯入神王宫压根就没看见吕洛儿啊,那么吕洛儿是因为什么死去的,老神王又为何发了疯似的惩罚了那么多人,最终还让自己也走入了轮回之路。

    吕树挑挑眉毛看向那王座之上的阴影:“你是谁?”

    他知道有人通过魂魄降临了自己的意志,所以这魂魄,其实就是那个幕后之人的意志投影。

    “我是谁很重要吗,”魂魄诡异的笑道:“重点不该问问你自己,你是谁吗?”

    这些话语就像是在打哑谜一样,然而吕树笑了,他根本不打算接对方的话,而是直接了当的说道:“我是来终结你的人。”

    “那得看看你有没有这个实力了,”魂魄笑道:“18年前你没做到的事情,现在你也同样做不到,而我等你回来,已经等了18年。”

    “既然都等了18年,为何不敢露出真面目呢,”吕树微笑道。

    “时机未到,”那魂魄说道:“你且在这里等着,我会送你一份大礼,你不是想要负面情绪吗,我送给你。”

    吕树沉默了,这是第一次有人当面对他说出负面情绪这种东西,以往就算老神王再亲近的人也不知道这个秘密,有人猜测老神王可以用杀戮来换取力量,也有人猜测老神王可以用恐惧换取力量,但是他们猜的都不对!

    因为那些人想的都太片面了,吕树可以吸收的,是所有负面情绪!焦虑!紧张!愤怒!沮丧!悲伤!痛苦!等等!

    没有定式,一切皆可!

    而面前这个人,是唯一准确说出负面情绪概念的人,所以也是最了解吕树如何修行的人。

    对方为何会知道这么多?这才是吕树想知道的真相!

    这世上最了解自己的人应该是谁,是父母吗,不是,生活中父母与孩子的矛盾就在于父母并不是真正的了解孩子。

    是伴侣吗,也不是,虽然相濡以沫,可他们也能相忘于江湖。

    那么最了解自己的人是谁呢,其实是自己。

    吕树心中忽然有种明悟,他曾经想过一件事情,既然老神王天下无敌,那还有谁能杀死他呢。

    能杀死他的,似乎只有他自己。但这场举世瞩目的死亡背后,还藏着另一个秘密。

    就在此时,吕树忽然觉得身边吕小鱼看着自己的眼神奇怪了起来,似乎回忆起了许许多多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