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言情小说 > 快穿:我只想种田TXT下载 > 快穿:我只想种田 > 第831章 关系(第三更来了)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831章 关系(第三更来了)


    蔺珩沉默片刻,后才幽幽问道:“刚刚好像听人说这是什么《孤雁》身法?”

    俞庆笑说:“天策阁的《孤雁》,高不成低不就,难度还不小,也少有人学,但如今看来,是看人的不同出不同的身法,小鱼公子须臾几天就将之学了大成,天赋超绝,开眼了。”

    天策阁的人一时也不知道说什么好,总有一种膈应的感觉——高不成低不就,连他们阁内的人都这么认为,可偏偏有一个他们最看不上的采花贼学得如此好,打脸生疼。

    江望野也看了秦鱼一眼,暗道这么一个小子若是走正道多好,非要坐那苟且之事。

    但他又一想,这蔺珩何尝不是百年千年难得一出的旷世奇才,少年得志,把一干朝中老饕都拿捏玩弄于掌心,如今帝国王朝无人与之抗衡,便是帝王也畏惧于他,这样的人,亦是走了那邪恶之路。

    这人呢,命难说。

    这些大佬们浮想联翩,秦鱼却得到了黄金壁的提醒。

    ——你的卖力表现有了成效,支线隐藏任务吃鱼激活,现在你只要吃了鱼肉就等于完成了任务,但引起了他的注意,值得吗?

    秦鱼的判断是对的,她一早就觉得这玄玉旗屡屡出现在她跟前,这样的至宝,又引起了天策阁跟江湖朝堂乃至于蔺珩等人的到来,它的意义不单单是吃不吃,更该是一种契机。

    她抓住了契机,果然激活了任务,但也得付出代价。

    这蔺珩盯上她了,黄金壁觉得她的小鱼公子身份隐藏不了多久。

    “一开始就知道这是我的第一任务目标,你觉得我哪一次任务是能成功避开第一目标的吗?还不是莫名其妙各种巧合跟对方纠缠上,而且十有八九都是要杀我的。”

    ——就好像那个尹幽,她一开始好像是要杀你的,后来又不杀了,因为想利用你,那么,这个蔺珩也一样?

    “估计是吧,我这样偷鸡摸狗的,正道人物看不上,但对蔺珩来说还是有可用之处的。”

    如果她没猜错,这蔺珩很快会派人接触她。

    不过首先,得让她吃鱼。

    ——————

    这鱼肉自然是吃到了,而且还给了椅子坐。

    但问题来了,她戴着面具怎么吃鱼肉?这个问题参考下那位戴着帷帽面纱的上闻小姐。

    后者很优雅,轻撩了面纱下端送入口中,细嚼慢咽,举止端方,一点都不作,反而很唯美。

    那秦鱼该怎么办呢?

    她的操作很让人窒息。

    因为她摸了下面具,上面竟有一条暗纹是滑动的,一滑,鱼纹就变成了露出嘴巴的一个口子。

    哦,嘴巴露出来了,接下来就可以吃了。

    众人:“....”

    上闻泠韫也看到了,不知道为何,她觉得对方这一手让她有一种膝盖莫名中箭的感觉。

    但她也多留意了一下,只一个念头。

    这个采花大盗的唇形有点粉嫩,倒像个女人。

    ——————

    秦鱼没在意蒋慕辰跟秦少羽那复杂吃人的目光,她低头自顾自吃着鱼片,一边吃一边感受着这些玄玉旗王鱼肉入口即化,没一会在腹部化作热流,进而变成内力。

    “这么厉害!”

    秦鱼虽猜到吃了这鱼肉可以增强内力,却不知道效果这么好,几片鱼肉下去,丹田处小珠子大小的一团内力就翻了两三成,预估吃完这一大盘鱼肉,她的内力至少得是原来的两倍,虽还是远远比不过蒋慕辰秦少羽等人,但离赵蓉这类的也差不了多少了。

    内力达到二流江湖人物水准吧。

    ——这是因为这盘鱼肉是给蔺珩的,份量足,否则你得不到这么大的好处。

    秦鱼当然知道,所以看蔺珩也分外顺眼。

    不过蔺珩没理她,倒是她吃着吃着,察觉到有两个人在若有若无看她。

    一个是大师兄连炔,一个是上闻泠韫。

    这两人...

    秦鱼心中略狐疑,还是借着不经意间抬头看去,先看的连炔。

    后者目光深沉,似有什么猜疑。

    目光对上,秦鱼本在想这人以前应当跟这个秦三小姐有些接触。

    “但应该接触不深,我出嫁那天这人都不在秦家,听说时常在外办事,跟秦家几个子女并不热络,所以~~”

    秦鱼正跟黄金壁说这样一番话,黄金壁沉默了下,回——你确定?

    “什么确不确定?你知道他跟我有什么关系?”

    ——你自己看吧。

    突兀间,秦鱼脑海里闪出一个记忆片段。

    一张床,一个男人压着一个女人,呻吟,纠缠,两条细长腿缠着男人的腰肢,被他带着上下耸动。

    女子体态修长玲珑,肤白似雪,而男子古铜阳刚,像是一尊磐石。

    磐石与苍雪的纠缠吗?

    这特么的是活春宫啊。

    “你给我看这些,莫非...”

    秦鱼脑仁猛然抽痛起来,不想再看,但她还是看到了。

    那女人从他肩头露出一张脸来,分明跟她秦鱼一模一样,她的脸上有燥红,也有动情的隐忍跟温柔,她看着正疯狂要她的男人,她的眼里有泪光,像是欢喜,又像是燃烧的灰烬,只在最巅峰的欢愉时轻轻唤一声。

    “大师兄....”

    连炔没有说话,只掐着她的腰肢,甚至不看她的脸。

    冷酷极致,带着一股恨。

    于是她眼里的灰烬燃烧干净。

    ————————

    夹在筷子的鱼肉随着手腕一抖落在盘里,连炔留意到了,微微皱眉,若有所思,而秦鱼很是自然得朝他颔首示意,然后偏过脸看向上闻泠韫。

    刚刚看到一个渣男,赶紧看看美人洗洗眼。

    美人上闻泠韫倒是没想到这位小鱼公子会忽然看自己,一个隔着面纱,一个隔着面具,谁也没法看清对方表情。

    但秦鱼看到了上闻泠韫身边的蒋慕辰跟上闻家高手那冰冷的眼神。

    诶,美人也看不得啊,秦鱼果断收回目光,又对上了蔺珩的眼睛。

    她心里跳了下,想起一个事来。

    话说,这蔺珩知道自己老婆跟她大师兄睡过吗?

    如果知道...

    秦鱼低下头夹着一块放进嘴里,半点味道也吃不出来了。

    那相爷夫人果然做不得,不然迟早要被蔺珩剥皮刮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