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言情小说 > 案生情愫TXT下载 > 案生情愫 > 第三十三章 一刀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三十三章 一刀


    “你这么做,你觉得江城会高兴么?”白雪看龚玺似乎已经有些情绪激动起来,便打算再添一把火,“如果我是江城的话,杀与不杀,死还是不死,那也都是我说了算,旁人不征求我的意见就去胡乱任意妄为,我可不会太高兴。你就不想着给自己以后留条后路么?把我弄死了,背着一条人命,结果因为这个也顺便得罪了江城,这样的结果是你想要的么?未免也太得不偿失了吧?”

    “都说活人赢不了死人,我倒是觉得死人赢不了岁月。”龚玺站起身来,一步一步朝白雪走近过来,“你死了,江城这么多年心里头一直的怨气也就没有了,他对你也不过就是一时有那么一点犯糊涂,你还当他会记你一辈子?”

    “这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你今天就算是把我推下去,早晚也会东窗事发,到时候你不管是死刑还是无期,江城也终究会去找别人继续过生活的,到那时候,他身边的女人不是你,他的左膀右臂也不是你,何必呢?”白雪摇摇头,叹了一口气,“你想用一辈子陪着他,也得先保住自己的这一辈子一条命吧?等到他意识到谁才是最在意他的人”

    龚玺一步一步朝白雪走过来,两只眼睛里面闪动着愤怒和不甘:“我等?我要怎么等?你知道我在江城身边,给他打点所有他交代给我的事情,已经有多久了么?你知道我喜欢他有多久了么?你知道他无视我有多久了么?一个可以为了他做任何事情的女人,一个深爱着他的女人,他不珍惜,不理会,反倒是一个本来早就应该死在他手里头的女人,他倒舍不得了!这口气谁咽的下去?你也别再废话了,你早就应该至少死在煤气管道爆炸那件事里头!多出来的这些天,已经算是白捡的了,你就安分一点,自己跳下去吧。”

    她一边说,一边露出了一抹诡异的微笑,手伸向自己的皮包,从里面抽出来一把尖刀:“你现在药劲儿还没过呢,手软脚软,那什么挣扎?反正要不然你自己跳下去,求个痛快,要不然我就把你给弄成被人劫杀或者什么别的样子,然后再扔下去,死相难看一点,你倒也看不到了,大不了就是家里人伤心难过。”

    白雪回头看了看,自己距离身后的悬崖边缘也就只有那么两米左右的距离,自己也确实如龚玺说的那样,两腿发软,别说是跑了,就连站起来都难。

    眼见着龚玺一步一步走近,天色已经黯淡下来,白雪可以依稀看到那尖刀上面闪烁着的寒光,她吞了一口口水,心里面有点着急,难道自己猜错了?那人就打算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死在龚玺的手里面,来一招借刀杀人么?

    就在她已经开始盘算着要怎么应对的时候,终于一个人影从龚玺身后的树林里面走了出来,速度很快,大步流星的样子,那人影迅速朝龚玺靠近,并且在龚玺举起尖刀的一瞬间,一把拉住了她的手腕。

    龚玺大惊,回头一看,来人竟是江城,这让她更加惊讶了几分。

    “为什么会是你?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你定位了我?”龚玺开口问,说完之后,似乎自己也猜到了答案,“不对,你应该是定位了她吧?”

    江城眉头紧锁,面色阴沉,他死死攥住龚玺握刀那只手的手腕,对她摇摇头:“龚玺,不要胡闹,我说过不许你动她,为什么你不听?!”

    “江城你是不是疯了?!”龚玺又急又怒,两眼血红,“我为了你,什么都豁出去了,杀人害命的事情也肯做,为什么你看到的不是我对你的一片心意,你只看到我要伤害这个女人?!你忘了她是谁了么?你忘了她爸爸是谁了么?你头二十年所有的苦头,不都是他们那些人造成的么?怎么前两个你处理起来那么利索,现在对着她就变成这副样子了?!江城你能不能清醒一点!”

    江城眼神一闪,脸上划过一丝难堪,手上倒是没有松劲儿:“我的事情不用你来指手画脚,想怎么做都是我的事,轮不到你左右。这件事情我之前已经跟你说得非常清楚,如果你今天还要恣意妄为,别怪我对你不客气了。”

    “好,我明白了。”龚玺有些颓然的扯了扯嘴角,缓缓的垂下了手臂。

    江城看她一脸丧气,叹了一口气,也松开了对龚玺手腕的钳制,正好对龚玺再说几句话的时候,却见龚玺迅速的看了自己一眼,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转过身去,挥刀就刺向了瘫坐在地上的白雪。

    白雪眼见着那尖刀挥过来,也只能堪堪向后仰,试图躲过那锋利的尖刀,她的动作甚至不敢太大,毕竟现在她就算体力充足,向身后或者身侧移动幅度稍微大一些,都有着坠崖的风险。

    江城此时也已经反应过来,他迅速的向前,从龚玺背后拉住她挥出去的那条手臂,却并没有向回拉扯,而是顺着龚玺挥出去的方向发力,用手压住她的手腕向内收回,一个翻腕儿,随着一声闷哼,周遭都仿佛瞬间静了下来。

    龚玺一脸惊愕,缓缓低下头,看到自己胸口扎着的那一把尖刀,只剩下了一个刀柄,刀刃已经全部没入了她的身体,而她的手,还握在刀柄上,忘了松开,江城施加在她手腕上的力道也全然没有放松。

    “你”她感觉到了剧痛,难以置信的转过身来,看着自己面前的男人。

    江城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就像一尊石像一样,过了好一会儿,才终于开了口:“我说过,白雪的死活,我说了算,就算是她死,也只能死在我的手上。”

    说完之后,他手上的力道又加重了几分,那刀顶着龚玺,让龚玺疼痛难忍,只能朝后退开,以减轻这种被刀刺的更深的痛苦。

    退了几步之后,龚玺的脚下忽然趔趄了一下,她扭头看看,发现自己已经被江城逼着一步一步退到了悬崖的边缘。

    她忽然笑了,笑容灿烂又有些凄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