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历史小说 > 扶明录TXT下载 > 扶明录 > 第561章 大会战序幕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561章 大会战序幕


    翌日一早,冀州东城墙上常宇打了几趟拳出了一身细汗,接过胡岭递来的一壶凉茶咕咕咕喝了个干净,目光掠向不远处,陈王廷几人正在练拳,朝阳掠过湖面照在他们身上闪闪发光,这特么怎么感觉像在后世的公园里看老头们打太极啊。

    范铁柱匆匆来报,黄得功和高杰亲各率五千人马出城,一路奔西而去,常宇闻言轻笑,缓缓行至西城举目望去,遥见尘土飞扬,高杰去了新河县,而黄得功去宁晋直接杀入赵州境内。

    黄得功和高杰这俩人虽都骄横跋扈为人粗鲁,俺绝对是攻城掠地的一把好手,此时这种外围清理战交由俩人去做再适合不过,有了这俩刷子常宇终于不用凡事亲力亲为了。

    但他也没闲着,吃完早餐后便在城中召集乡绅动员百姓捐钱捐粮,虽说大部分乡绅都被拷掠过,是否伤了筋骨只有他们自己知道,反正常宇信奉那句瘦死骆驼比马大。

    若是平时朝廷动员捐饷捐粮,常宇可以保证喊破喉咙也没人打理你,可此时不同,冀州经过贼军的祸害后,特别是那些侥幸不死的乡绅对贼军恨之入骨,又见这部官兵虽不扰民,可心狠手辣那么多贼军俘虏说砍就砍了,怎么着也的意思意思捐点,便是普通百姓也是这么想的。

    不出意外所得甚丰加上城中本就有贼军拷掠后未及运走的粮草,算算勉强够黄得功的人马吃上月余了,再也不用低三下四到处找人借了。

    傍晚时分正在府衙中和乔三秀对练的常宇收到几路探马送来的情报高杰部轻松拿下仅有数百贼人盘踞的新河县,随即扇面扩散往西发兵,黄得功路程较远,但也已把宁晋收入彀中。

    这两城之中虽驻贼军不多,但境内有好几股流民聚集,少则数百,多则数千成群结队在一些村镇扎营,一时分不清到底是贼还是民,黄得功和高杰人马便前去驱赶,同事通告朝廷已免赋三年当立即回乡耕种生息,不听劝告执意从贼顺贼者或三天聚集不散者格杀无论,并言朝廷已调集十万大军此时在冀州正西推进,尔等聚而不散,便等死吧……

    虚虚假假的一番话,直听的这些不知从何处聚集而来的流民们心中惶然不安,议论纷纷该如何是好,不少人心中已有退意,当时跟着起哄虽贼军北上,这一路和要饭的无异还要被当做炮灰帮贼军抵挡官兵,当真是苦不堪言,而如今朝廷大军已至,尚且免赋三年,为啥还要跟着贼军跑……

    不管他们心中怎么想,信不信,黄得功和高杰人马在两城境内大肆宣扬这番言论,同时朝西缓缓推进,高杰部刀指正西的高邑县,而黄得功则瞄准了西北的赵州。

    只是据斥候所报,赵州和高邑境内,流民贼军混做一团,不分,数里一拨,五里一股,这一片那一群的当真是吓人。

    常宇抬头望望天色,一日之间横扫两城,突进近百里直逼赵州界,这个速度和预计差不多,但他知道再西进一步则步步危机了,那儿有络绎百里的流民和贼军,走一步都困难,而且李自成绝对会派正规军来阻挡,他现在唯一希望的就是宣扬语可以起到效果,让那些炮灰早早醒悟赶紧散去,至少不要为贼所利用盲目当炮灰,这样他会轻松很多。

    黄得功和高杰各自仅率五千人马,在周边横扫残云尚无压力,但应付百里外贼军那些兵力则显得捉襟见肘,力有不逮,于是常宇下令常宇大军连夜出城向西推进,天亮前要至宁晋县。

    那边诸将忙着调兵遣将发兵出城,常宇却站在城上举目北望,天色已暗,有星星在空中闪耀,不过他的心思已飞到景州城上空。

    北边有情报送来,刘泽清在景州城外和贼军一场酣战,贼溃,余部入城拼死抵抗,眼见城破之际,凶性大发,放火屠城。

    刘泽清入城后尽屠贼军。

    贼军何时这般如此血性,宁死不降,又何时这般没人性放火屠杀鸡犬不留无一活口!常宇心中怒火滔天,该死的贼子当真是丧尽天良了,可有总觉又那么点不对劲,至于怎么不对劲,一时说不上来,眼下他的心思都集中在如何打好这一场围歼战!

    数日之间从京城马不停蹄辗转近千里,孤军直入保定城下,一闪即逝引贼军向东追击随即一个急转弯南下,穿越五百里敌占区深入敌后,调动三支人马缓缓推进,布置了一张大网,常宇铁了心要和李自成来一场河北大会战,这一战对双方来说都极为重要,官兵胜了的话最不济也能让李自成滚回西安龟缩不出,让中原得以喘息生养数月甚至年余,他也能抽手南下去收拾张献忠。

    但如是贼军胜了后果将会不堪,李自成极有可能挥兵北上,兵临皇城之下,则大明危也。

    这一战只能胜不能败!常宇其实心理压力空前巨大,甚至比之出关时更让人窒息,不过此时会战格局已成势,只要各部不出打纰漏,胜率极大,他坐镇西路率黄得功和高杰两部人马不论是西进,还是转而北上,稳扎稳打出不了大问题,北边防线有李岩坐镇,他军纪严明又善谋略熟知贼军战术常宇自也是放心。

    唯独东西两线,周遇吉自西长途跋涉而来,怕他料敌不足,冒然深入一个不慎便会深陷重围,遗憾的时因为相距太远暂时联系不上他的人马,不知此时情况如何。

    另一个就是东路刘泽清,一想到这货常宇就恨得牙痒痒,他不指望刘泽清这部人马抗大梁,最多在东边河间府摆个样子,只希望别托后腿便好,待大战之后在好好收拾他。

    ……………………………………………………………………………………………………………………………………………………………………………………………………

    求票票,各种票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