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都市小说 > 都市嚣张医圣TXT下载 > 都市嚣张医圣 > 第194章 楚江王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194章 楚江王


    “提防谁?”肖章随口问道。其实这个问题根本不用问,要提防的肯定是他。

    果然,那个心腹的话就证实了他的心想:“就是提防你!”

    “凭什么怀疑我?”肖章仍然作出一副好人被冤枉的样子。

    “崔判官就是这么说的,与我无关!”

    听秦广王的心腹这么一说,肖章就知道,崔判官早就怀疑上他了。

    其实,肖章应该有心理准备的。他和马面刚刚到崔判官那里填表的时候,先是说信物在牛头的手里,而牛头又迟迟的不露面,以崔判官的谨慎和老辣,能不怀疑他吗?

    “这么说,你去给楚江王送信,不只是让他来主持秦广王的丧礼,而且还要让他来和崔判官他们商议如何对付我的,是吗?”

    秦广王的那个心腹连连点头,然后又作出一副无辜的样子:“你可别怪我,这都是崔判官让我做的!”

    肖章冷笑道:“我不怪你,但是现在你得听我的!”

    “好,我一定听你的,只要你不杀我!”那家伙更加俯首贴耳。

    肖章命令道:“你不是要去见楚江王吗?好,我跟你一起去。如果别人问起,你就说我是你的同伴,一起去请楚江王的!”

    那家伙不敢不从,更不敢问肖章为什么要这样做:“好,我们走!”

    二人并肩而行,肖章问道:“你叫什么名字?老家哪里?到这里多久了?”

    “我叫李一心,老家是鲁省的,到这里五年了。”到这里,李一心的眼圈有点红,看样子是早就想家了。

    “你这五年里,是不是经常都在‘愿力珠’下面祈祷?”

    李一心连连摇头:“没有!我听说,在那玩意儿下面祈祷的时间久了,自己就没了人性,一颗心就交给了鬼城。我可不能做那样的人,我还要找机会回家呢!每次秦广王让我们跟着他祈祷的时候,我总是想办法给秦广王办点别的事,尽量避免这种活动!”

    肖章刚才已经知道,凡是在“愿力珠”下祈祷太久的,最后都是鬼帝最忠心的狗腿子。既然这个李一心还没有成为狗腿子,那就可以拯救一下,当然,也可以利用一下。

    于是,他就问道:“你既然早就想家了,为什么不早点离开?”

    李一心苦笑道:“我也想走,但是按照这里的规矩,如果没有安排外出的任务,那是不能出鬼城一步的!”

    肖章又问:“你是怎么进来的?”

    李一心显然十分后悔:“我当年也是鲁西北有名的武者,在一次与人交手的过程中,被人暗施毒计,控制了我的魂魄。对方就是鬼城的人,他要我到鬼城来,不配合就会魂飞魄散而死!”

    肖章说道:“如果你真想回家的话,等我今天大闹鬼城时,你趁乱逃出,就可以回去与家人团聚了!”

    李一心问道:“这么说,刚才秦广王之死,就是你做的了?”

    肖章笑道:“怎么,难道你要回去向崔判官报告?”

    李一心连连摇头:“我可不愿意为他们做事!你别看秦广王把我当心腹,其实我那是为了少受点苦,不得不拍他的马屁而已!”

    肖章说道:“我来这里的时候,已经杀死了牛头,控制了马面。现在马面已经离开这里,待会儿,等我把事情闹大,你也趁乱离开。如果还有和你关系好的,可以把他们都带出去!”

    李一心虽然知道肖章的修为很高,和秦广王都打了个平手。但是对他的话仍然半信半疑:“大侠,你只是用暗算的手法害死了秦广王,你要知道这里除了秦广王还有楚江王、宋帝王、卞城王、转轮王,此外,再加上那个很有心计而且修为也深不可测的崔判官。敌人太强大,你的胜算很小啊!”

    肖章笑道:“既然你不相信,那么等一会儿我会证明给你看!”

    二人边说边走,很快就来到一处建筑的门前。大门上有一个牌子,上面写“炼器厅”,想必是楚江王主持鬼城炼制法器的工作。

    门前的守卫认识李一心,就问道:“老李,你怎么不陪在秦广王的身边,到这里做什么?”

    李一心作出一副悲戚的样子说道:“快让我进去。秦广王去世,我要请楚江王前去主持丧事!”

    听说秦广王去世,那守门人吓了一跳,再也不敢拦着:“不好意思,我不知道发生这么大的事!你快去跟楚江王通报吧!”

    李一心和肖章快步走进“炼器厅”,来到一个大房间,里面的几个工匠正在往一个半成品的法器上刻画铭文,旁边有一个留着长胡子的肥胖老者正在督促他们干活。

    李一心小声对肖章说道:“那个长胡子老头就是楚江王,你可小心点,别让他看出你的马脚!”

    肖章低声笑道:“你不要为我担心,看我怎么收拾他就行了!”

    这时,那个长胡子的楚江王也看到了李一心,就问道:“小李子,你不在秦广王身边伺候,到我这里来干什么呢?”

    李一心立即双眼含泪地哭诉:“楚江王,不好了,我们秦广王刚才在主持祈祷会的时候,突然吐血,现在已经不行了!”

    楚江王一听,顿时大惊失色:“怎么会这样?”

    李一心当然不会告诉他实情,只是摇头说道:“我也们弄不清是怎么回事,专门请崔判官去看,崔判官却说秦广王已经去世,让我们请你过去主持丧事!”

    “好,我这就走!”楚江王心中焦急,来不及多问,把手头的事情交给那几个工匠,然后就跟着李一心一起和往祈祷厅的方向走去。

    如果在平时,楚江王一定会问及身边的肖章,因为他不认识,警惕性是必不可少的。但是,因为他与秦广王私交不错,听说秦广王已经死了,这个时候他只想问问秦广王临死之前有什么症状,却把肖章给忽略了。

    “秦广王在吃晚饭时,有没有吃了什么不该吃的东西?”楚江王一边走,一边问李一心。

    李一心答道:“没有啊!秦广王的一日三餐向来都是我们几个负责的,我们也都用心打理,根本没有什么不该吃的东西在里面!”

    楚江王冷冷说道:“我一会儿要为秦广王仔细检查一下,如果是因为你们几个人的疏忽,我会把你们锉骨扬灰!”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