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都市小说 > 医路坦途TXT下载 > 医路坦途 > 第168 追赶时代的大姑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168 追赶时代的大姑


    谈完事情,张凡就准备回去,好不容易有个清闲的周末,张凡要回去陪陪邵华,还要带着邵华她们去农场!

    昨天晚上的饭钱是张凡出的,王勇勇一定要请张凡他们去吃饭,张凡好说歹说才脱身,教练的手劲真的不小。

    邵华爸爸兄妹三人,他是老大,还有两个妹妹。大妹妹是老师,在农场小学当老师。二妹妹在县上的地税局上班,算是兄妹里面过的最好的一个。

    这个大姑姑也是一个奇人,生在新华国,长在旗帜下,小时候少先队、青年的时候团员、党员一个没落下的都参加了,可工作以后人就开始长歪了。

    什么气功、轮子功、香功也是一个不落的都参加了,学校领导找她谈话,农场领导找她谈话,她态度特别好,可就是不改。

    然后就是广场舞、老年大学都参加,几年前差点去了南方参与某销集团,被邵华的大姑父给阻止了,学校领导也不让她代课了,让她去管着学校资产,其实也就是把她养起来了,一个农场小学有什么资产,不是破桌子就是烂板凳有什么可管理的。不带课的老太太开始有点神叨叨了,这要快退休了,结果又参与到了保健品的行列,

    她的经历邵华曾经给张凡说起过,张凡特别惊讶,一个边疆小农场的老太太,竟然每一步都踩准了华国的潮流,真是不知道信息特别闭塞的年代,她是怎么知道哪些东西的!而且每次参与活动,她还是当地组织的小头目!

    年轻的时候,参加那些活动也就浪费一点金钱,可年纪大了以后又参加了不知道什么名目的保健品后,就把家里害惨了。

    她不仅自己吃还蛊惑着老公、儿子、儿媳吃,家里人都知道她的毛病,也知道劝不住,就随她去吧,她的什么神药,家里其他人没有一个人吃的。

    她一天就吃一顿早饭,然后中午、晚饭全部是吃保健品。她的工资不仅全部买了保健品,还瞒着家人找亲戚朋友四处借钱,不知不觉的当债主来家里要钱的时候,才发现她已经借了二十多万!

    家里砸锅卖铁的还完债务后,她病了!长时间的不规律生活,按时不吃饭,加上大量摄入不知成分的保健品让她病倒了。

    儿子和儿媳因为这个事情闹离婚,因为这个老太太真的太能折腾了,本来贤惠的儿媳被逼的没了办法。

    邵华姑父也是耙耳朵,管不住自己的老婆,只能天天在家唉声叹气,辛亏两人都有工作,还算是有一份保障吧!

    小姑姑高中毕业后,邵华爸爸花钱找关系把她弄进了农场的财务处学做账,有一年县城地税局缺人,不知道怎么她的小姑姑被选上了。从这以后她的命运算是顺当了,家庭和睦、生活安康。唯一有点不和谐的就是邵华的小姑夫有点势利眼,他也在地税局上班,所以有点看不起自己的大舅子哥和大姨子,再加上大姨子太活跃,就更看不上了。

    当年农场在市区里盖楼,农场人觉得离市区太远不方便,都没人买,可邵华妈妈有眼光,顶着家人的反对硬是把市区的房子给买了下来,当时觉得没什么用的房子,几年后就彰显了邵华妈妈的眼光。

    首先邵华从小上学都是在市区上学,其他人也不说,邵华两个姑姑的孩子就在农场上小学县城上初中,最后别说大学,连高中都没考上。而邵华顺顺当当的上高中,上大学,大学毕业,进入银行,小字辈里面目前她的工作和收入是最好的。

    当年买房子,她妈妈就是为了邵华才买的,结果投资成功!

    其次,市区的房价越来越高,而农场的房子越来越没有人住了,教育、医疗都集中在城市中,谁还在住在农场呢!也就几年的功夫,再想到市区买房子,就不是以前的那个价格了。

    前面张凡和邵华没确定关系的时候,邵华父母也不敢给亲戚朋友说,现在就剩下扯证了。所以也没什么保密了。邵华的小姑姑张凡见过一次,大姑姑和两个姑父倒是没见过。

    邵华爸爸天天唠叨着去农场买土鸡,其实最重要的愿望是想去看看自己的大妹妹。本来看自己妹妹正大光明的去就行了,就是因为当年邵华爸爸偷偷的把家里的钱借给了邵华大姑姑,眼看着邵华大学要毕业了,毕业找工作就要花钱提前去疏通关系,可家里没钱!

    为这事情,邵华妈妈不仅把邵华爸爸收拾了一顿,还专门跑到邵华大姑家和邵华大姑吵了一架。温如水的邵华妈妈真的是急眼了,女人护崽,无可厚非的事情。也幸亏邵华懂事努力,自己考上了银行,要不然真的不知道,邵华妈妈会多怨恨他们兄妹。

    这么一吵架,两家关系就远不如以往了!邵华妈妈再也没去过大姑子家,她越想越害怕,要是如果当时自己女儿没考上银行的工作,要花钱去疏通关系的时候,钱又要不回来,哪将是个怎样的局面。

    其他事情上面她可以忍让,唯独关系邵华的事情,当妈的寸步不让。虽然邵华爸爸天天唠叨,可邵华妈妈就是不松口!

    等着邵华有了工作、有了对象,而且工作、对象都很如意,这才慢慢的心中那股怒火慢慢的去掉了。

    邵华爸爸借口要去买土鸡,准备拉着全家去看看自己的妹妹,这几年,大妹子的身子越来越差了,高血压、糖尿病,眼睛也有点不好使了!

    农场衰败的太厉害了,几乎不见年轻人。打工的打工,脱离的脱离,在边疆,几十年前都是以农场人而自豪,现在却是带着一点贬义,就是应为穷!

    邵华爸爸妈妈的老同事还有一些在农场,当张凡开着车在农场出现的时候,农场职工一看是老邵一家子,关系近一点的都围了上来,关系远一点的也在远处眺望。

    羡慕也罢、嫉妒也罢,华国算是对他们这些奉献青春献子孙的人有所亏欠!前几年还有一个说法,要撤销这个怪异的团体,军不军、民不民的组织。

    结果出了一次大事以后,又开始慢慢的重视起来,可是他们已经伤心了、也伤透了,农场子弟就是去打工也不愿意留在这里。有时候,后来的人也不得不佩服印在纸币上的那个人,眼光太牛了!看的太长远了,真的能算是半神了!

    农场不是没车,可最好的车也不过是农场领导的大众桑塔纳之类的小汽车,当张凡这辆如同小东风车一样宽大的越野进入农场的时候,老同事们都震撼了,追涨不追跌到哪都一样。

    邵华爸爸拿着张凡给他的好烟,平时舍不得抽的他如同洒水一般,见人就发。已经有些衰老的老爷子今天精神抖擞,满面红光。

    看望了几家关系特别好的朋友之后,老邵磨磨蹭蹭的就是不愿意走,邵华妈妈知道他的想法,叹着气说道:“今天也就是给张凡的面子,要不然这辈子我都不会再登邵萍家的门。”

    “过去了,都过去了,你看现在我们不是好好的吗,往前看,往前看!”邵华爸爸讨好的对着自己的老婆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