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玄幻小说 > 我撩老康那些年(清穿)TXT下载 > 我撩老康那些年(清穿) > 77.矫情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77.矫情


    此为防盗章, 作者码字不易, 跪求支持正版  “这位是承乾宫的朗公公,来替贵妃娘娘传话召你去承乾宫, 贵妃娘娘要见你呢。”

    玥滢来之前已经知道是承乾宫的佟佳贵妃要见她,但不知道为何要见她, 结合近来的事,她和这位贵妃娘娘的交际可能也就只有汤圆了。

    难道是汤圆出了什么事?她心中一紧。

    “行了,既然人已经到了, 就快跟咱家走吧, 磨蹭了这么长时间,别耽误了见贵妃娘娘。”

    那太监有些不耐, 催促着往外走。

    “哎, 哎,你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快跟上。”

    吴总管连忙笑着应了,催着玥滢跟着这个朗公公出去。

    养狗处位于西华门侧, 武英殿附近,离着承乾宫着实不近,也不怪朗公公着急, 两人脚步飞快, 也用了近小半个时辰才走到。

    这腊月的天儿,两人一路疾行下, 额头竟也隐隐见了汗。好容易瞅见了承乾宫的大门, 朗公公脚步才微微缓了下来, 玥滢也终于能到了一个能搭话的时机,几步凑到朗公公跟前。

    “瞧着公公您这气派,应是贵妃娘娘身边有脸面的得用人儿吧,您可是知道娘娘为何要见我啊”

    一边说着一边将袖中早已备好的银锞子塞了过去,这还是之前汤圆被抱走的时候,莞珠赏下的。

    朗公公动作熟练的掂了掂分量,满意的收进袖袋中,一边用尖细的嗓音说道:“你也不用担心,算是件好事,说来你也是个有运道的,能□□出一个招主子喜欢的狗儿来,那雪团儿现如今在贵妃娘娘的跟前的脸面,等闲的近身宫人都是比不得的。”

    雪团儿?玥滢忍不住楞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这应该是佟佳贵妃给汤圆起的名字。

    说来也对,汤圆麻团只是她自己对两只小京巴的称呼,以她的身份本也没资格给这些当主子照顾的动物取名字。

    知道了不是汤圆给自己惹了什么麻烦事,要被贵妃责罚,玥滢终于是放下了一直提着的一颗心,跟着朗公公走入了承乾宫正殿内。

    佟佳贵妃此时正坐在炕桌旁,怀里抱着只乖巧可爱的小京巴逗弄着。

    因着银丝炭盆火烧得极旺,殿内温暖如春。佟佳贵妃也仅是着了一件银朱色妆花缎旗装褂子,上面是大幅的镂金丝钮牡丹花纹,头上挽着一只莹润的白玉扁方,看着极是富贵大气却不落俗套。

    两人行礼请了安,朗公公先上前一步,笑着道:“主子,这就是之前在养牲处,照顾雪团儿主子的小宫女了,主子您瞧着可还成?”

    佟佳贵妃依旧逗弄着怀里的狗,只微侧头瞥了玥滢一眼。

    “雪团儿之前就是你训的?”

    她语气慵懒,声音骄矜,尾音语气里的上扬处显出了她分外的高傲。

    “回娘娘的话,不敢称训,只是照顾过雪团儿主子一段时日罢了。”

    玥滢微垂着头,小心谨慎的应答着。

    “哦?是么?本宫身边的莞珠可说了,那日在养牲处时,可见到你身前一排的狮子犬,都叫你训的服服帖帖的呢。”

    “不过是些拙劣的小把戏,主子若是想看,想来养牲处有不少手段高明的公公可为主子分忧。”

    “养牲处是给本宫送了经验老道的养狗太监,也使了不少的法子,可却也不能让雪团儿站起作揖,本宫倒想看看你是怎么做到的。”

    说到这里,佟佳氏终于转头看向了玥滢,一脸兴味。

    她面盘莹润如满月,高挑细眉下是一双柔媚含情的丹凤眼,琼鼻小口,双颊带着自然地桃粉色,好一个艳丽张扬的美人儿。

    吩咐了身边伺候的宫女将狗抱到地上,随后道:“来给本宫展示一下你那小把戏,让本宫也开开眼。”

    汤圆似是见到她很高兴的样子,摇着丰满卷曲的大尾巴跑到她身边,毛茸茸的小身子一个劲儿的往她身上拱着。

    事已至此,玥滢也只能硬着头皮开始给贵妃表演起训狗来。

    只见玥滢先是躬身拍了拍汤圆的脑袋,然后面向它站起身,右手上举,向前平伸,手心向下,口中令道:“卧!”

    汤圆看到玥滢的手势,听到口令,条件反射的四腿一屈,仰着头趴卧在地上。

    玥滢再次躬身鼓励的拍了拍它,然后手势变换,右臂侧伸,小臂向上,拇指伸出,四指并拢,口中又令:“坐!”

    汤圆又迅速起身,两只后腿弯曲,整个小身体直立的坐在地上,短短的两个前肢耷拉下来,萌感十足。

    接下来,玥滢又让汤圆分别表演了,站立、作揖、翻滚,几个动作,还让一个宫女将帕子递给汤圆,让她衔取回来。

    佟佳贵妃看的异彩连连,最后玥滢表演完整套后,她的态度已是与原先的冷淡高傲截然不同。

    她让玥滢抱着汤圆来到面前,伸手将狗接到自己怀了,疼爱的顺了顺汤圆的毛发,玥滢注意到她手中并没有带护指,可能是怕护指尖利伤到狗。

    能注意到这样的小细节,想来这位贵妃也是个真的爱狗之人,汤圆由她养着,玥滢心中倒是也觉得好过了许多。

    “你叫什么名儿,多大了?原来不是在养牲处当差的吧,看你这般样貌,应是小选入宫的。”

    佟佳贵妃此时态度和善,笑着问道。

    “回娘娘的话,我是康熙十三年入宫的,今年整十六了。原是在坤宁宫当差的,后来犯了错被赶了出来,才被内务府发送到了养牲处。”

    玥滢仍旧是微低着头,恭声道。

    “哦?是犯了错被从坤宁宫赶了出来,那本宫倒是不好留你在身边了,不过你这手艺本宫着实喜欢的紧,你这几天先留在承乾宫,把你会的这几招交给那养狗太监,教的好了,本宫有赏。”

    听到玥滢出自坤宁宫,她神色颇有些失望,随后又赶紧想出了这个主意,反正她要的只是个会训狗的奴才,至于是谁倒是无所谓。

    还好只是教人,几天的功夫而已。玥滢心中一松,要是再让她到承乾宫贵妃身边伺候,那她可真是哭的心都有。

    接下来的几天,玥滢就一直在面对那个,叫黄铳的养狗太监。

    这太监大概是因为人到中年,竟被一个小丫头在专业领域比了下去,心中不忿,脸色一直阴沉着,态度也是倨傲不屑,给玥滢的教学工作带来了很大的困难。

    因为学生不配合,验收成果的时候成绩自然是不及格的。

    佟佳贵妃看着下面不听话的狗和一脸急躁之色的中年宦官,脸色阴沉下来。

    “你是怎么回事,学了这么多天了,还是一点进步都没有?竟敢在本宫的眼皮子底下偷奸耍滑,好大的胆子!”

    在她厉声呵斥下,一向在玥滢面前态度倨傲的黄铳双膝一软,跪倒在地,口中连声道:“娘娘恕罪,奴才无法学成这训狗之法,实在是有苦衷的,还请娘娘听奴才一言。”

    “让你训只狗,能有什么苦衷,你若是说不出什么来,就发送慎刑司吧。”

    佟佳贵妃语气冷淡道。

    “禀娘娘,奴才并非是偷懒耍滑才学不会,而是这次中另有隐情。”

    听到这句另有隐情,玥滢心中顿时升起一种不祥的预感。

    “养牲处训狗之法历来是以想让狗熟记它的名字,再通过水磨工夫,让狗慢慢知晓训狗人口令对应的动作,可是现在这狮子犬根本不认其名,奴才无法与它相熟,是以实在无法驯服,还请娘娘明鉴啊。”

    那黄铳太监跪在地上,语气委屈惶恐的尖利着嗓音道。

    这刺耳的声音一想起,玥滢心中直叫不好,她可算是知道,这太监为什么在这几天里什么都不学,却也不怕佟佳贵妃怪罪,原来是在这等着她呢。

    果然,佟佳贵妃凤眼微眯,俏脸寒霜,神色凌厉的问:“你说雪团儿不认其名,这是什么意思?”

    黄铳连忙答道:“娘娘明鉴,这狗现在叫它雪团儿这个名字,根本就没有反应,反而是叫另一个名字他会认得。”

    “它还有另一个名字?”

    “是的,据奴才所知这另一个名字叫汤圆,正是负责教导奴才的这位玥滢姑娘所起。”

    黄铳语气坚定的沉声答道,目光也转过来,和佟佳贵妃一起望向了玥滢。

    玥滢身子僵硬立在当场,冷汗瞬间浸湿脊背。

    除了还没出禁足的惠嫔和和一向安分守己不理后宫争斗的敬嫔没有出现,其他后宫的主位妃嫔都到了。

    玥滢和弄巧走进堂屋中,先给各位贵主子蹲身行了请安礼,却迟迟没听见叫起声。

    佟佳氏端着一盏上好的信阳毛尖,用盖碗缓缓荡着漂浮的茶叶,姿态优雅好不惬意,仿佛完全没看见下面正行礼的二人。

    贵妃不叫起,二人也只能一直保持着半蹲行礼的姿势,幸好这规矩两人都是练过的,这蹲上一时半刻倒也挺得住。

    只是玥滢身体本就虚弱,这蹲的时间有些长了,眼前一阵阵的发黑,只能狠咬自己舌根,不一会便是满嘴的腥甜味。

    时间在这一瞬间仿佛变慢了许多,也不知是过了多久,她才隐约听见了佟佳氏的声音。

    “行了,都起来吧。依本宫看啊,皇后娘娘一病不起,你们坤宁宫里没了正经主子,这规矩也都散漫的不行,是该好好整顿一番了。”

    她语气倨傲轻慢,像是丝毫不把皇后放在眼里。

    玥滢强撑着站起身,此时只觉得佟佳氏的声音一时飘飘忽忽,一时又刺耳无比,就听站在自己前方的弄巧的声音响起。

    “坤宁宫的奴才就不劳贵妃娘娘费心了,皇后娘娘治宫向来严谨,这坤宁宫的奴才即使再不规矩,想来也要比别的地方强出一些的。”

    “呵!”

    佟佳氏冷哼一声,却也知道弄巧是皇后身边第一体面的人,思及自己今日来的目的,也不再兜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