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玄幻小说 > 斗罗大陆TXT下载 > 斗罗大陆 > 第二十二章 四眼猫鹰弗兰德(三)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二十二章 四眼猫鹰弗兰德(三)


    喜欢小三作品的朋友们,请砸票支持我吧,谢谢。

    --------------------------

    说到这里,戴沐白脸上流露出钦佩的神色,“而我们学院的各位老师,都是不愿意托庇于任何实力之下的魂师,也就是说,在学院成立之前,他们都是走单帮的。他们喜欢自由,厌恶束缚。甚至连帝国给予的爵位都不屑一顾。你们想想,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能有什么收入呢?”

    小舞问道:“为什么不愿意获得帝国提供的爵位呢?有了爵位似乎也应该有一定的收入吧。我记得三十级以上,就能获得帝国加封的男爵爵位,四十级是子爵。再往后就没有了。”

    宁荣荣替戴沐白回答了她的问题,“接受了帝国的爵位,也就有了为帝国效忠的义务,一旦发生战争,在帝国的征兆之下,作为帝国的贵族,就必须要遵从帝国命令前往战场。贵族的头衔虽好,但同样也是一道制约的紧箍咒。很多强大的魂师都不会接受贵族头衔,为的就是不希望随便为一方势力卖命。”

    正在这时,外面突然传来当当当的声音。

    戴沐白赶忙站起身,道:“这是院长召集我们的钟声。胖子,你带他们直接到大操场去,我去叫竹清。”说完,快步离开食堂。

    马红俊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嘟囔着道:“戴老大似乎变得有点不同了,我可从没见过他以前这么在乎过一个女人。”

    宁荣荣噗哧一笑,道:“你才多大,还女人女人的。”

    马红俊哼了一声,自豪的道:“我年纪虽然不大,但怎么说也有过女人。快走吧,院长可不喜欢别人迟到。”说到这里,他的身体似乎还打了个寒战,显然是曾经吃过亏。

    当四人来到大操场的时,睡眼朦胧的奥斯卡也已经来了。手上还拿着一根自己制造出来的香肠吃着。

    奥斯卡的样子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主要就体现在,他脸上的胡子没了。

    看到他的时候,唐三差点认不出,刮掉胡子的奥斯卡,完全变了样子。

    之前马红俊曾经说过戴沐白和奥斯卡都长了一张婊子脸,那明显是嫉妒的言语,此时唐三才明白马红俊羡慕的是什么。

    戴沐白已经非常英俊了,尤其是那双双瞳邪眸,更是很容易产生吸引力。但是,单论相貌而言,他却依旧不如眼前没了满脸络腮胡子的奥斯卡。

    桃花眼眼窝深陷,给人一种深邃的感觉,面如冠玉,英俊而和谐,粗细适度的双眉,脸上挂着玩世不恭的笑容,怎么看都像是一个风liu倜傥的贵族公子。当然,就算是再英俊的贵族公子,手里拿着一根香肠在那里啃,那样子也不会太好。

    “你的胡子?”唐三走到奥斯卡身边站定,忍不住指了指他的脸。

    奥斯卡嘿嘿一笑,快速把手中的香肠吃掉,低声道:“这不是新来了几个美女么,不弄的精神一点,怎么让她们注意啊,这方面你就没经验了吧。戴老大明显看上了那个冷冰冰的丫头,小舞是你的,胖子那一身邪火可不吸引女孩子,所以,我的目标是宁荣荣,你不会和我抢吧。”

    唐三拍了拍自己的额头,“请问,你今年贵庚?”

    奥斯卡毫不犹豫的道:“十四岁啊,怎么了?我爸十四岁的时候,都有我了。”

    唐三突然发现,如果要考验心理能力,来史莱克学院显然是个不错的选择。先不说老师,这些学员各个就都是怪物。哪怕是自己,不也有着不属于这个世界的暗器绝学么?

    戴沐白带着朱竹清也赶来了,朱竹清明显和他保持着一定距离,而戴沐白的脸色也明显很难看。

    奥斯卡幸灾乐祸的笑道:“看来,戴老大又碰钉子了。他那泡妞无往而不利的手段,这次可要吃瘪了。”

    正在他们说话的工夫,一个中年人从操场的另一个方向走了过来。

    看到这个人,唐三和小舞明显一愣,来人看上去大约有五十来岁的样子,身材壮硕,脸长的很有特点,下巴有些向前突出,颧骨很宽,面部扁平,还有点鹰钩鼻。如果非要用一种东西来形容的话,那么,只能说他的脸有点像鞋底子。虽然是闭着眼睛,但看起来却有几分奸猾的感觉。脸上带着一副黑框水晶眼镜,镜框是那种死板的方形。

    小舞惊讶的道:“这不是那个奸商大叔么?”

    奥斯卡惊讶的道:“什么奸商大叔?这是我们的院长大人,史莱克学院的创始人,四眼猫鹰弗兰德。一名七十八级的魂圣。比赵老师还要猛。而且他拥有飞行类兽武魂。在战魂师中,也算是相当少见的。胖子就是他的嫡传弟子。”

    小舞喃喃的道:“还好,只是七十八级,真没想到,那句只收怪物,不收普通人的经典语录竟然出自他的口中。大香肠叔叔,我们学院有没有魂斗罗级别的魂师?”

    奥斯卡摇了摇头,“请叫我香肠专卖奥斯卡。你当魂斗罗是买菜的?哪里都有。整个大陆上,魂斗罗以上级别的强者也不超过一百个。都被帝国和帝国下属的王国供养着。至于封号斗罗,两大帝国加起来,也只有十个左右而已。哪是那么好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