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言情小说 > 快穿之自由游戏系统TXT下载 > 快穿之自由游戏系统 > 第94章:书 新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94章:书 新


    “这里,是我费劲了心思才找到的地方,中间的水晶蕴藏着大量的力量,甚至是叫人起死回生的力量。只要有足够的灵力催动,然后再准备一具能承受住这力量的身体,就能让我弟弟复活了。”

    千百媚双眸遥望着水晶,唐茱顺着她眼眸望去,这才看到,在水晶的最上方,有一个透明的琉璃瓶。瓶中一团魂魄不停的扭动着。

    唐茱捂着心口位置,这才从‘她的弟弟是本书’的震惊中缓冲过来。可稍后又回味完千百媚刚刚话以后,两脚一软,便跪坐下去。

    “姐……姐姐,你该不会是说要……要要要拿我这身体吧?”

    千百媚掩面一笑,笑得甚是妖娆,将弯腰将唐茱扶起,道:“怎么可能是你的身体呢。”

    唐茱这心刚刚落下,她缓了口气,又道:“是桑抚子的身体。”

    ‘噗通’唐茱又给跪下去了。

    可这一次,千百媚并未扶起她,甚至都没看她。而是转头看着密道出口的方向,看着从里面走出来的桑抚子。

    唐茱一看竟然是桑抚子一个人,心头大呼呜呼哀哉。唐顺难道不是应该跟着他一起的吗?他一个人就来了?英雄主义害死人呐~

    “奴家拜见桑抚子尊者。”千百媚朝着桑抚子盈盈施礼道。

    桑抚子手中长剑早已换成破命,一手执剑,一手负于身后,谦和的笑道:“你费尽周折将本尊引来,应当是一早便识破本尊与她的关系了吧。”

    “正是。”两字说完,千百媚转头看着唐茱,对唐茱笑道:“这个小姑娘倒是天真得紧,其实奴家是非常喜欢的。”

    “你故意接近,便是为了确定本尊与之是否互换。你从一开始的目标,便是她。或者说,是本尊的身体?”

    “曾经战无不胜的斩神尊者……想要得到您的身体,这可与虎谋皮的机会,当真是万年难遇。不过尊者应当早已发现奴家另有所图,但尊者依旧前来,想必这里,也有尊者想要的东西吧。”

    “你倒是聪明,知道将计就计。”桑抚子不由自主的握紧了破命剑。

    千百媚掩面笑道:“能够得到尊者的夸赞,奴家三生有幸。”实际她双眸一直凝视着桑抚子,做好了随时抵御的准备。

    唐茱坐在地上,看着这两尊大神对话,额头不禁冒出三条黑线。难道双方开打之前,当真是要说那么说废话吗?有这时间,能不能好好的打一架叫她见识见识,也好让她能找机会逃出去呢。

    正想着,忽然唐茱就觉得她背后有人,正想转头只是,一根手指般的东西抵住了她的手背,吓得她整个人僵硬着,头发差点都立起来了。

    ‘叶’,背后的手在唐茱背上写了一个叶字后,她便猜到是叶长风。

    唐茱此刻就觉得大脑缺氧,多被吓那么几次,她肯定要被吓死了。

    既然叶长风在,那么白无瑕肯定也在。桑抚子这个老不死的,好歹是天下第一的人,难道不应该是一个人正大光明的来单挑这才符合他大神的气质吗?

    居然还找帮手,真是鄙视他。(咦……为什么和刚刚说的不一样?)

    唐茱感觉有人轻轻拉了拉她的衣袖,看样子是要她走的意思。于是唐茱趁着千百媚注意力放在桑抚子身上的时候偷偷朝着边上挪动,尽量的远离千百媚。

    桑抚子依旧胜券在握的微笑着,道:“既然我们各有目的,那便手下见真章吧。”说完,便举起破命,做出一副要拔剑的招式。

    千百媚似乎十分忌惮桑抚子,见其拔剑,整个人都忘后退了两步。虽然她知道了桑抚子和唐茱的秘密,可桑抚子为什么会来罗平成,她一无所知。

    当初唐顺到了罗平城的时候她就留意到了,然后又在百媚楼的楼上看到在门口徘徊最终进了柔情阁的唐茱。纵然唐茱做了伪装,但第一眼她便认出了是桑抚子。

    再到后面的接触,与唐茱谈话。这让千百媚得出了一个最为大胆最不可能,却最能解释目前状况的情况。那便是桑抚子与他所谓的徒弟交换了身体。

    千百媚当机立断,将唐茱带到了这里,趁着这位中元大陆最强的人最弱之时,取了他的身体。

    可她也忌惮,毕竟是桑抚子,传奇般的人物。直至现在,同样将修为压到了金丹以下,可她依旧看不透桑抚子的实力。在她看来,便只有一种可能,那便是桑抚子的修为,远远在她之上。

    如今桑抚子准备出手,千百媚几乎出自求生意识的如同惊弓之鸟一般往后退去。随后才惊觉自己太过忌惮他,转而发现唐茱不知何时已经朝她边上挪动了两米之远,她都毫无察觉。

    千百媚丝毫没有在意唐茱,从第一眼看到她的时候她就知道唐茱的灵力不值一提。所以她真正的对手,从来都只是桑抚子。

    ‘嗖’一下,千百媚像是盘丝洞中的妖精一般从飞袖中射出一条白色的绳索,笔直朝着唐茱飞去。

    按照唐茱这毫无实战经验的大脑,自然除了龟缩之外毫无办法。可正当绳索飞来之时,唐茱便觉得身后一道力量将她拉住,狠狠的往后面拖去。整个人就像是被别人当做沙包一样,噗嗤噗嗤滚了两圈,差点没掉下去。

    与此同时,那条白色的绳索像是被什么东西制服了一般,变成了一般的绳索孤独的躺在地上。

    “谁?”千百媚大吼一声。

    话音刚落,千百媚双眸一凝,腾空而起,接着便是一阵长剑划破空气的呼啸声,出了看到千百媚衣角不正常的翻飞以外,毫无任何痕迹。

    桑抚子稳如泰山的站在原地,一手负在身后,微笑的看着千百媚。

    千百媚刚想出声质问,又觉一道气息从背后而来。虽然她再次闪身躲过,可手臂却依旧被剑划破。长剑划破血肉的瞬间,千百媚回眸凝视那血珠飞行的轨迹,单手一掌,朝着血珠的方向打去。

    虽然打到,但并未伤到对方,而是被对方弹了回来。

    “想不到尊者,竟然是如此小人之辈。”千百媚拉开距离,漂浮与空中,咬牙道。

    桑抚子淡淡笑道:“本尊可从未说过乃是孤身前来。”

    唐茱跳了跳眼前,连忙爬起拍拍屁股跑到桑抚子身边,暗讽道:“师父正当是小人中的大人物啊。”

    桑抚子转头,扯起一个危险的笑意道:“怎么?你不满?”

    “徒儿那敢不满啊……”其实唐茱心道:几个大男人围攻一个女人,还隐身攻击,不知羞耻。

    就那么想着呢,唐茱突然想到了更重要的东西。她指着水晶中书,低声道:“师父,你看,那是不是就是你要找的东西啊?”

    桑抚子心道:这小丫头看着还挺有点心眼的,知道不能让千百媚听见。可她也笨,这里都是休闲之人,她说得再是小声,其他人都能听见。

    桑抚子看着水晶,道:“还不确定这水晶是不是,毕竟没人见过它的真面目。”

    唐茱不禁疑惑,又看了看水晶,问道:“难道那里面的书也不是?”

    “书?”

    “对啊,书啊!”

    “你看到了书?”

    “你没看到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