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青春小说 > 浊名TXT下载 > 浊名 > 第十六章 你姓贲?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十六章 你姓贲?


    秋季的天空中云雾稀薄,所以早上的阳光也格外明媚,此时,病床上的贲蓝,被这刺目的阳光晃的早早就醒来了,他还是有些适应不了有太阳的生活。

    这十几天来,每天下午,乐姐都过来给他送晚饭,虽然还是以前的味道,并没有变的多好吃,但是他每次都不剩,因为他和乐姐已经不在一起住快一年了,这段时间里再没吃过姐姐做的饭。而分开住,是因为他也20了,俩个人非情非故,再住在一起就要惹人闲话了。然后又想到伤好了以后,自己可能就要离开这座城市了,离开乐姐,离开小名这些所熟悉的人,吃的时候不禁忘记了味道,只剩下对于过往的留恋。

    而肖乐则是被他吃的饭量吓了一跳,只以为他是在养伤,需要营养,所以才吃这么多。然后她每天都在加量,生怕贲蓝吃不饱。最后,直到看着贲蓝吃的快吐出来了的样子,她才知道怎么回事,不禁心里笑骂他是个傻小子。

    这时的贲蓝也终于明白了一个人生哲理,那就是,人确实是可以吃饭吃死的,然后自己不禁躺在床上唉声叹气,感慨万千。

    中间白雪雪也来看过贲蓝一次,带了一些水果,还带了一个有宝马X5的美女司机,李晨如。这个女孩白天的穿着并没有在夜店时那么惊艳,但是普通的米黄色长衫和打底裤,让她更显清纯,白雪雪是粉色和她同款的衣服,贲蓝觉得,他俩走在街上估计是回头率极高的姐妹花。

    他也没有多留俩人,虽然初中时他俩是关系不错的同桌,一个性格活泼,一个一身倔脾气,却出奇的合得来。但是毕竟有4年没联系了,现在也是各自有各自的小圈子,而他现在的身份混乱,他也不想因为自己而扰乱了人家平静的生活。

    今天的他,感觉自己离完全康复的时间越来越近了,因为他感觉自己的一整只左手每天都热烘烘的,一开始因为疼痛没有感觉到,后来这种暖暖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了,而且疼痛感也慢慢的减轻,今天几乎已经感觉不到疼了。

    他觉得自己能出院了,但是为了不让别人发现自己回复的速度如此惊世骇俗,他决定不把裹在手上的纱布和里边的石膏取下来,就像他的右手一样,这是一个秘密。

    其实就像他不知道他的父亲是谁一样,他右手的奇特症状他也一点不了解,但是打架的时候很好用,是自己在这条路上走下去的依赖,所以这也那天为什么没敢砸断右手,而是砸断左手的原因所在,他坚信,只有右手还在,他就还有出头之日。

    他自己用右手撑着爬起来,在背后垫上枕头,就这样靠在墙上,仔细琢磨起汪盟让他离开的原因,这件事这几天一直困扰着他,然而,他并不知道那些人的势力斗争,已经悄然把他卷了进来,所以他也就想不通到底为什么。他皱着眉头静静的坐了一会儿,最后还是没有丝毫进展,干脆放弃了。现在的他,只感觉到自己的弱小,只能听从别人安排的生活,不然的话,自己会失去好不容易得到的一切。

    所以这次离开,不免也是一个他变强的机会,离开这些熟悉的人和生活,他可以学到更多,让自己更加有资本,更有底气。总有一天他会摆脱这些人的安排,自己过想要的生活。

    于是,他觉的自己不能闲着,对于自己想要变的强大渴望,促使他觉得时间不等人。

    他披上自己的外套,自己慢慢穿起裤子,推门出去,在医院的走廊里溜达起来,因为他不想等自己出院的时候,是一个走路发飘,头重脚轻的状态。

    他在一股药味的楼道里走着,身边不时过去几个年轻漂亮的小护士,让他更加确信自己这个明智的决定是对的。这家医院很大,他就无聊的到处走走看看,这一层应该是住院病人的楼层,因为两边的病房里都躺着各式各样的病人。

    这时,一个腿部打着石膏的中年人从一个病房里走了出来,他自己架着拐杖,低头看着地面,一步一步的向外腾挪,他开头看了一眼走到身旁的贲蓝,从他外套里面的病服,确认了他也是一名住院的患者,心想:这么年轻的小伙子就把胳膊弄断了,真是不注意,老了可都是麻烦事。

    于是,他向贲蓝问道:“小伙子,想早点康复,出来遛弯的?”

    贲蓝看了一下四周,确认是在问他以后,笑着回答道:“对,天天躺着,身体都快废了。”

    那个中年人笑笑,夸赞道贲蓝,说:“小伙子不错,知道锻炼身体,思想挺上进。”

    贲蓝一听别人夸赞的他举动,心里美滋滋的,笑的更浓了,说道:“年轻嘛,闲不住,呵呵。对了大叔,你也是出来溜达的?”

    中年人看着他无奈的说道:“哎,上岁数了,恢复的慢,外面的事情还比较多,得尽快出院啊。”

    然后又问道:“哎,小伙子,你叫什么名字?”

    贲蓝继续笑着回答道:“我叫贲蓝,大叔你贵姓?”

    中年人一听这名字比较特殊,于是问道:“哪个贲啊?”

    贲蓝好想早就料到他会这么问一样,回答道:“十草贝那个贲。”因为,他这个姓确实比较少见。

    中年人一听,心里就想有电流通过一样,刷的出现一个名字,贲赴国。

    然后抬头盯着贲蓝的脸,目不转睛的看着,好像要看出什么似的,片刻后,他又问道:“你姓贲?”

    贲蓝被中年人盯的发毛,无奈的回答道:“是啊,怎么了?”

    这个中年人感觉自己有些失礼了,不好意思的回答道:“没事没事,就是这个姓我从来没有听过,有点好奇,原来中国还有这么一个姓氏啊。”说完还咧嘴笑笑,装出一副吃惊的样子。

    贲蓝并不知道中年人的心思,全当是他说的心里话,于是,依旧一脸笑容的回答道:“是呀,我也不知道我的姓氏这么稀少,以前刚去上学的时候,老师们居然都叫不来我的名字,哈哈。”贲蓝得意的笑笑。

    笑完以后补充道:“大叔,用我帮你吗?”

    中年人憨实一笑,说:“没关系,我自己能走,你先去吧。”

    贲蓝也没有继续谦让,跟他挥手示意,自己向前行去。

    看着贲蓝离开的背影,中年人像是走不动一般,等贲蓝转弯不见了踪影,他才回过神来,他转身回病房里拿起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说道:“小玲,帮我查个人,跟我是同一家医院的患者,名叫贲蓝。”